四川大学-毕业歌

 

2011年7月17日,毕业23天。上周接到董老和卢书记消息,央视《我们有一套》的毕业歌要录制四川大学部分的节目,今天去打酱油。

之前看到个帖子,说录节目要等很久,今天果然如此。第一波短信通知11点到,后来的短信又通知11点30前一定要到。大部分人在11点都到了。但是却等到了大概12点20才进场。期间混乱,省略100字…

忍不住吐槽下学工部老师,既然找个每个学院的负责人,又要发衣服又要发票,就提前发给负责人处理呗。通知那么早来,午餐却仅仅给一个面包,一小包牛奶,连盒饭都没有。据说其中有名负责的老师,就是废掉摄影协会的那位,以下再次省略100字…

进场之后,大概13点开始了录制准备。台上是一个打了鸡血似的工作人员,即兴发挥着单口相声,调动着场上观众的积极性。几个志愿者很惨,被拉上去挥旗子。举横幅,举板板,鼓掌,尖叫,在这个口才极佳的中年男子的煽动下,排练了许久。

和平哥来了,还有两位知名的川大校友宋永华和韩三平。奇怪的是,在校时并不知道他们也是川大毕业的。毕业后的生活,五味俱在。本以为与川大在短期内再无亲密瓜葛,毕业歌突然奏起。

节目平平淡淡,主旋律时常想起,《光阴的故事》貌似是假唱,穿插的偶像组合从来没有听说过。坐在第三排,被摄像头一直对着,十分不爽。川大来的女主持居然连行政楼都认成了华西的建筑,看来艺术学院7年在江安,又要被诟病了。撒贝宁虽然不高,但是很帅。谢校长这次终于生活化了一点,不过讲话还是离不开地震。再次吐槽,我们07级的四年,浓缩到最后,难道只有地震嘛?

的确,如哪位女老师所说,你回或不回,母校就在哪里,等着你。但是,多年以后,当我再次坐上望江往返江安的校车,是否会再次涨价呢?多年以后的宿管阿姨,澡堂大叔,食堂龙哥,你们还在嘛?多年以后的商业街,是否还有那些陪伴了我们四年的小店呢?

音乐,最好的地方,就是每当你听到它时,眼前就会相应的浮上一些生动的画面,想起一些难忘的往事。毕业歌,最后留给我的,是这首《飞得更高》,虽说那个偶像组合实在不适合这类歌曲,他们还是靠舞蹈的动感和唯美的形象去掩盖唱功和情感的不足吧。最近总是在各处听到汪峰的歌。毕业了,告别了,伤感了,怀念了。说再见,但是真正的再见,大多数情况却是再也不见。

22岁,这怒放的生命,未来的路还长,我要飞得更高,你呢?

Read More

毕业杂记

相离莫相忘,且行且珍惜。 

                        ——题记

 

 

记忆中北京的夏天是没这么闷热的,但是当感冒的我骑着车,在北四环上晃荡时,忽然之间,对于这片曾经熟悉的地方,现在是如此陌生。不逢北京的盛夏6月底,已经4年了。听着学长学姐们抱怨川大放假晚,也曾向学弟学妹们抱怨川大“开学最早,放假最晚”什么的。最后习惯到麻木… 

不过,客观的说,有的学院或许还是比较早的。嗯,只是计科每年都晚。四年都晚,赶上了。

 

 

从厦门回来后,听辅导员董老师和方老师说,23日左右毕业。那时起,就在状态上做了倒计时。计算着离校的日期,盘算着自己剩下的时间,想着每天做的事情会不会是某个“最后一次”。在人生的大多数时候,不经意间的最后一次在发生时并不带来什么感伤。但现在,回想着过去,大多数也就是上个月的一个个最后一次,却让人怅然若失,恍如隔梦。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会过去,而那过去的终是真切的怀念。古人的道理时至今日还是那么透彻。

 

 

依稀记得,07年刚刚进校时,和刘阳,晓龙一起逛校园,报ACCA。那个月,有空了就和戴价,杨禹们一起踢球,记得还有个群呢吧?军训过后,或许就像歌词写的那样,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渐行渐远。班级活动不少,因为不在一个班,慢慢接触的少了。后来,进了学生会,踢球也踢的少了,参加活动,策划活动,组织活动…

想想高中毕业,进大学时,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拿一个足球冠军。只是后来事与愿违,半决赛被绝杀…戴价已经尽力了,其他人心有余而力不足。有些事情,光有想法是不行的,和办活动一样,台上一分钟,台下起码还是要六十分钟的吧。进球这东西对于我,总是锦上添花,却少有雪中送炭,要是最后那场的两个进球,能放到对五班那场,该多好啊!

环境因素,成长因素,有些在一些人眼里很重要的事情,有时候在另一些人那里却不值一提。但是如果人没有了执着的东西,也就没有存在感了吧。阴差阳错的,一些事情又会导致另一些事情,亲同学,愿你愉快。

 

 

08年计科之星,04级的告别。胡洋学长在我身旁唱起《那些花儿》。这首歌,小新和陈思都有印象吧,咱高一军训也唱过。只是这歌,刚进校时唱和毕业唱感怀大不一样啊。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半途而废也好,知难而退也罢。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与冬夏。 

 不想太伤感,哪怕有泪水,也要笑中含着泪。所以,最后一首歌选了《再见》。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再见啊再见,真的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只是,我真的不能答应你,是否会再回来。只有不回头,不回头的走下去。愿心中永远留着我的笑容,伴你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大四这一年,积攒了不少旅程。不过不像真正的旅游达人那样(比如朱昊同学…),去的地方,不是找同学,就是跟团。图热闹,图省事。为了换个心情去旅行,逃避一点用也没有,旅行只不过是换个环境,该面对的总要面对。汲汲营营忘记身边的人需要爱和关心,借口总是拉远了距离,不知不觉,无声无息。 

毕业了,才反应过来,从今以后,再没人像谢大神那样帮我打早点,再也没有人像立方那样,一句话透彻的点出我的问题所在。一路走来,感谢有你。记得以后早点起床,多穿点衣服。再设闹钟音乐的时候,考虑下《改变自己》嘛,或许还能想起我~

  

 

大学四年。简单总结,大一大二在学生会,搞活动;大三在做竞赛,项目;大四在实习。够杂的,感觉那个也没做到最好。遗憾不少,但青春无悔。有些时候,一扇门向你打开的时候,另一扇也就关上了。欲得先舍,有舍有得。 

对于每个人都比较公平的,或许就是时间了。临毕业,蓦然回首。不少人,错过了。而还剩下的,感谢缘分。曾经并肩走的,并肩跑的,并肩战斗过的兄弟姐妹们:在我的时间里,有幸遇见了你。而你,在那段时间里,恰恰好也转向了我,这需要咱俩几千年的修炼啊~毕业季,感伤季,不煽情了,大家未来常联系。

 

 

毕业旅行这几天,大学的点点滴滴不时的浮现脑海。回忆过去在大多数时候是美好的,但另一些时候,当想起自己曾经忽视的小事,发现某个本应知道的细节,醍醐灌顶的感觉,只能说是五味俱在了。 

比如像某些个东西,当初5元钱买的,最后10元卖了出去,99元买来,5元卖出去;比如像整理杂物时发现过去丢掉的饭卡,一脸无奈;比如再一次看到过去会议的记录,过去写的策划,想起过去幼稚的争执;比如想起自己当初追过谁,想追过谁,寝室卧谈时八卦过谁和谁… 

今年最欣慰的是合唱和知识竞赛都进决赛了,在我毕业之际,能看到自己学院在这两个自己当年多渴望更进一步的比赛上拿到成绩,真是很欣慰啊。09,10的同学们啊,真的,你们丰富了我大学的记忆!唉,看比赛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想起当年啊,记得那一年,B404,B408还没有座位和投影,就在那里排练;记得那一年,也是在观众游戏上赢了棒棒糖~造极啊,咱俩可是最佳拍档啊,下回还是我来比划,你来猜啊! 

唉,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会过去,而那过去的终是真切的怀念。真TMD透彻!

  

 

四年前,一个高考失利的孩子,幸运的第二志愿被川大接收。四年间,很多东西改变了。在川大的学习和生活改变了我,好也罢,坏也罢,朱者赤,墨者黑,四年的时光,足够在身上刻上烙印。 

当年开学典礼上,很多人在睡觉,大家扳着椅子,翻越长桥,行走近2公里,来到体育馆听领导们摆龙门阵,记得谢校长当时没来吧~ 

上周毕业典礼,很多人没去,我想了想,还是去了。去了肯定后悔,不去肯定遗憾。人生中,能够引起最大改变的行为,或许就是出席,哪怕只有一点点几率给你惊喜。不过最后还是后悔,5点50集合,跨校区,翻越半个成都,站在体育场后面,就听清楚“地震”、“感恩“两个词,没听见别的。难道我的大学四年,全活在地震里?唉,谢校长也不容易,和那么多人一一照相,肯定要跟大家讲感恩撒~

  

不过还好,虽然谢校长没提,我的大学四年,有足够的东西值得我回忆。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感谢川大! 

 

再见了,我的宿舍。

再见了,我的老师。

再见了,我的朋友。

再见了,我的青春!

 

再见,我的大学…

 

 

                                                       2011年6月30日

                                                       夜于老书桌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