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1333

周中接到消息,要搬回10楼,没想到周末就搬完。就这样,带着拔牙后的疼痛和重感冒的消沉,敲下了此文。唉,真正的别离总是到来的悄无声息吧!——题记

搬来1333是在两年前的3月6日,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就过去了。两年间,大家变化很大。罗总、强叔,毕业留所,风华正茂。坐在旁边的邵总去年毕业,现在在京东向着高管之位步步进发。陈总、左掌门上来过,又下去。寒俊和朱玮倒是和13楼有缘,免去了折腾。李慧年前去了怀柔,赵越今年要与我一同毕业。还有诸多实习生,来来往往,走走停停。估计远晴师妹研一结束,都要去环保园了吧?

算起来,在1333度过了研究生的大半时光。早先大四在10楼做毕业设计,刚刚从封闭的江安出来,懵懵懂懂,时间也不长。而研一下回所之后,马上就搬到了1333,到昨天提交论文送审,刚刚好800天整。800个日日夜夜啊,青春的尾巴在这里滑过。

刚开始上13层的时候,觉得这里什么都不好,电梯无法直达,每次都要绕很大个圈子上来;没有隔间,冬天冷,夏天热,空调也时常坏掉;要命的是网络也经常断掉或者被挤掉IP。但习惯之后,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堪。

1333是个封闭的小空间,办公室的故事,温情很多;1333是个大家庭,苦痛欢笑都一起分享。最难忘的是最后的2V2,陈总还在的时候,偷偷打魔兽被詹老师撞见的囧态;还有和朱玮、赵越、强叔一起搞怪哼歌时的欢乐;还有一群人一起斗嘴,被慧姐批评太聒噪,太喧闹时的嘻哈;还有一起分享书籍的快乐,赵越、朱玮那里总有一些逼格高的怪书,如金瓶梅、青年江泽民、论美学之类。更少不了讨论问题的投入,与邵总交流文本处理的问题,向罗总、强叔请教技术方法,一起吐槽新作的实验室LOGO,等等等等。夜深人静的时候,这里是看风景的好地方,远处的璀璨星光,映衬着都市的华彩与科研高塔的寂静。不客气的说,平均下来,我应该是1333最晚走的人吧,因为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唱歌~唉,真是岁月如歌啊!

这两年,我也从实验室最小的师弟长成了师兄,马上毕业要步入社会了。
我会永远记住在午休垫上做的每一个梦,努力努力,让他们一个个的绽放。
再见了,1333。或许我不会再回来,但我一定不会忘记与你同行的点点滴滴。
1333,再见!

2014年5月16日
傍晚于1333

Read More

拔智齿有感

智齿,这个人类进化中被淘汰的器官,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困扰。阻生齿反复发炎,以致牙床久久不能消肿。
大部分人的智齿其实都是歪的,我也未能幸免。在诸多大夫科普,很多友人劝诫,自己依靠资料久病成医之后,我终于痛下决心:拔!

考虑到毕业的档期问题,良辰吉日定在5月13日下午,预备在吃过最后的午餐为两颗智齿践行之后,远赴北医口腔医院上刑。

要说这北医口腔医院可是久负盛名,想当年高考时,学习极为优异的雪同学平步青云进入深造,今已博士八之有七。再回看自己身边的博士们,虽有更为聪敏者,但在毕业这一问题上竟无出其右,呜呼哀哉!雪同学前晚建议早7点挂号即可,外科拔牙并不是最紧俏的。遂安然回家中入眠。

13日,交通堵塞,到魏公村时,已是七点三十分。只见门诊大厅吐出一条长龙,绵延婉转,颇有要伸出大门之势。心中一阵担忧,果不其然,是外科的队伍。想必是大家都觉得这是个黄道吉日啊,要么就是今天出诊的好大夫极多!心中忐忑着,便加入了长龙之中。

又说这久负盛名之地拔牙可不便宜,昨日c罗同学在此处花去1000余元撬得两颗智齿,为了给我右侧的两颗牙安全舒适地办理退休手续,也只好提前还了上月爆掉的信用卡,惴惴不安的等待。

医院实乃中国最光怪陆离的场所之一,各色人等齐聚于此,每天都上演着人间的悲喜剧。口腔医院虽不至于生死别离,但是牙之事在于口中,口中有事,谁能不急呢?只见焦急的人们烦躁的等待,来来往往。看着专家号一个一个的被派出,不禁联想到要是一个学生给我做手术…哎呦,疼!

说时迟,那时快,一转眼间屏幕上的外科专家号便没了。这一刻,我想到了中关村医院看牙时低廉的费用和便民的体验,想到了医务室2个月前给我的转院医院是海淀医院,想到了作为没有医保的研究生这钱无处报销,动了放弃的念头。

人就是这种奇怪的动物,总想着两全其美的好事,活好价格便宜,谁不想?只可惜世界上的资源往往是稀缺的,人类的欲望却是无穷的。在宽慰了自己之后,也慢慢排到了柜台。

拔智齿的专家号还有没?
有,不过只有下午的了,要不要?
要!

喜出望外的我就这样挂到了屏幕上已经显示没有的拔牙专家号,下午1点,主治医生齐伟。

上午在实验室搜索了下大夫的信息,好大夫网站上居然满满的全是好评!运气很好有木有!喜出望外。下午1点,一刻不差的到达了口腔医院候诊,前面有4个人。很快就到我了。给大夫看了手机里存的牙片,说明想拔掉右侧两颗智齿。大夫和护士准备了一下就开工了。

打麻药,不适感很重,结果喷了大夫一脸。惭愧啊…
拔上牙,拔不动,换钳子,拔出来。
拔下牙,拔不动,电钻,钳子,敲碎了,拔出来。

就这样,两颗硕大的牙齿,从我的口腔中撬出,留下了两个同样大的血洞。大夫和护士表示,像我这么难拔的牙平均一年只有一个。牙齿很大,还好根尖都没有断。大夫技术很过硬。伤口缝合,咬住止血纱布,拔牙的整个过程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相比之下,下拔牙的决心花费了近2年的时间,我不知道的是,这疼痛还要持续多久。

大夫叮嘱了拔牙后的注意事项,预约了拆线的时间,我便离开了口腔医院。离开时,麻药的劲还没有过,整个半边脸都是麻的。但是,疼痛从此刻,慢慢的向上蔓延,渐渐燎原。

打车回了所里,去小白楼领了点消炎药。买了两瓶冰水,开始冷敷,略有好转。只是这些徒劳终究敌不过麻药消散的效力,拔牙后2小时后,痛感到达了一个小高潮。虽然这时嘴唇还是麻的,但其他地方都已经恢复了知觉。血水和唾液在口腔中翻腾,不断的吞咽,血腥,隐忍。

困意这时也来骚扰,遂回寝室睡觉。平躺在床上,不断涌出的血在口腔里肆意流淌,挣扎了约1个小时后,还是选择站立着接受这疼痛的洗礼。有人说,疼痛的时候,要转移注意力。可惜,在这剧痛面前,是徒劳。看书,刷SNS,打炉石都毫无效果。饭点到了,望向夕阳洒下的斑驳,还是走上了去觅食的路。
公寓门口有一家晨香园一品粥,记得研一的时候经常来这里。三年一晃而过,这里屡次更换装潢,物非人非。微微细语点了一碗青菜粥,谁知,滚烫。张不开嘴,自然也就吃不进去。不断调整脑袋的倾斜角度,以适应重力对勺中固液混合物的推动。尝试了七八次之后,还是放弃了努力。唉,想一个人应对拔牙,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了,还是回家吧。

回到家中,父埋怨到,何不让接。笑答小手术,小手术。看到家中招牌的丸子和煮烂的稀粥,胃液在翻腾。不过这时,还是张不开嘴。此时距手术已5个小时,只能喝一些酸奶类的流体。大概又2个小时后,略有好转,一点一点的用勺子喂进口中。一直以来便是个急性子的人,这种吃法仿佛回到了幼儿园时代,十分不爽。不过,看到父亲关切的眼神,还是坚持一口一口的慢慢喝了下去。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是孩子啊,尤其是在进食的时候。
是夜,不能寐,任疼痛继续侵袭,一遍一遍,拔牙后的第一个夜晚最是难熬。感谢SNS上的诸多小伙伴们,陪我吐槽,陪我强颜欢笑,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次日晨,父早起上班,做了烂粥。起床之后看到,甚为感动。记得上期的舌尖说道,人类组成家庭的一个功效便是更好的分享和组织食物。在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经历了太多的苦痛和喜悦,将苦涩藏在心里,而把幸福变成食物,呈现在四季的餐桌之上。有时,越是弥足珍贵的美味,外表看上去,往往越是平常无奇。我一口一口吸吮着勺中的粥汤,感受着家的味道,却不禁又想到将不久于北京,想到当年父母在这个年龄,也是少年离家去闯荡…

拔牙的疼痛逐渐消散,今天的短痛是为了明天不长痛,但愿能早日康复。
人生啊,也正因为有了疼痛之苦,才彰显出幸福之甘甜吧。

谨以此文纪念我拔下的两颗智齿。

5月14日
于老书桌前

Read More
第 18 页,共 64 页« 最新...510...1617181920...253035...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