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1333

周中接到消息,要搬回10楼,没想到周末就搬完。就这样,带着拔牙后的疼痛和重感冒的消沉,敲下了此文。唉,真正的别离总是到来的悄无声息吧!——题记

搬来1333是在两年前的3月6日,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就过去了。两年间,大家变化很大。罗总、强叔,毕业留所,风华正茂。坐在旁边的邵总去年毕业,现在在京东向着高管之位步步进发。陈总、左掌门上来过,又下去。寒俊和朱玮倒是和13楼有缘,免去了折腾。李慧年前去了怀柔,赵越今年要与我一同毕业。还有诸多实习生,来来往往,走走停停。估计远晴师妹研一结束,都要去环保园了吧?

算起来,在1333度过了研究生的大半时光。早先大四在10楼做毕业设计,刚刚从封闭的江安出来,懵懵懂懂,时间也不长。而研一下回所之后,马上就搬到了1333,到昨天提交论文送审,刚刚好800天整。800个日日夜夜啊,青春的尾巴在这里滑过。

刚开始上13层的时候,觉得这里什么都不好,电梯无法直达,每次都要绕很大个圈子上来;没有隔间,冬天冷,夏天热,空调也时常坏掉;要命的是网络也经常断掉或者被挤掉IP。但习惯之后,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堪。

1333是个封闭的小空间,办公室的故事,温情很多;1333是个大家庭,苦痛欢笑都一起分享。最难忘的是最后的2V2,陈总还在的时候,偷偷打魔兽被詹老师撞见的囧态;还有和朱玮、赵越、强叔一起搞怪哼歌时的欢乐;还有一群人一起斗嘴,被慧姐批评太聒噪,太喧闹时的嘻哈;还有一起分享书籍的快乐,赵越、朱玮那里总有一些逼格高的怪书,如金瓶梅、青年江泽民、论美学之类。更少不了讨论问题的投入,与邵总交流文本处理的问题,向罗总、强叔请教技术方法,一起吐槽新作的实验室LOGO,等等等等。夜深人静的时候,这里是看风景的好地方,远处的璀璨星光,映衬着都市的华彩与科研高塔的寂静。不客气的说,平均下来,我应该是1333最晚走的人吧,因为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唱歌~唉,真是岁月如歌啊!

这两年,我也从实验室最小的师弟长成了师兄,马上毕业要步入社会了。
我会永远记住在午休垫上做的每一个梦,努力努力,让他们一个个的绽放。
再见了,1333。或许我不会再回来,但我一定不会忘记与你同行的点点滴滴。
1333,再见!

2014年5月16日
傍晚于1333

Read More

拔智齿有感

智齿,这个人类进化中被淘汰的器官,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困扰。阻生齿反复发炎,以致牙床久久不能消肿。
大部分人的智齿其实都是歪的,我也未能幸免。在诸多大夫科普,很多友人劝诫,自己依靠资料久病成医之后,我终于痛下决心:拔!

考虑到毕业的档期问题,良辰吉日定在5月13日下午,预备在吃过最后的午餐为两颗智齿践行之后,远赴北医口腔医院上刑。

要说这北医口腔医院可是久负盛名,想当年高考时,学习极为优异的雪同学平步青云进入深造,今已博士八之有七。再回看自己身边的博士们,虽有更为聪敏者,但在毕业这一问题上竟无出其右,呜呼哀哉!雪同学前晚建议早7点挂号即可,外科拔牙并不是最紧俏的。遂安然回家中入眠。

13日,交通堵塞,到魏公村时,已是七点三十分。只见门诊大厅吐出一条长龙,绵延婉转,颇有要伸出大门之势。心中一阵担忧,果不其然,是外科的队伍。想必是大家都觉得这是个黄道吉日啊,要么就是今天出诊的好大夫极多!心中忐忑着,便加入了长龙之中。

又说这久负盛名之地拔牙可不便宜,昨日c罗同学在此处花去1000余元撬得两颗智齿,为了给我右侧的两颗牙安全舒适地办理退休手续,也只好提前还了上月爆掉的信用卡,惴惴不安的等待。

医院实乃中国最光怪陆离的场所之一,各色人等齐聚于此,每天都上演着人间的悲喜剧。口腔医院虽不至于生死别离,但是牙之事在于口中,口中有事,谁能不急呢?只见焦急的人们烦躁的等待,来来往往。看着专家号一个一个的被派出,不禁联想到要是一个学生给我做手术…哎呦,疼!

说时迟,那时快,一转眼间屏幕上的外科专家号便没了。这一刻,我想到了中关村医院看牙时低廉的费用和便民的体验,想到了医务室2个月前给我的转院医院是海淀医院,想到了作为没有医保的研究生这钱无处报销,动了放弃的念头。

人就是这种奇怪的动物,总想着两全其美的好事,活好价格便宜,谁不想?只可惜世界上的资源往往是稀缺的,人类的欲望却是无穷的。在宽慰了自己之后,也慢慢排到了柜台。

拔智齿的专家号还有没?
有,不过只有下午的了,要不要?
要!

喜出望外的我就这样挂到了屏幕上已经显示没有的拔牙专家号,下午1点,主治医生齐伟。

上午在实验室搜索了下大夫的信息,好大夫网站上居然满满的全是好评!运气很好有木有!喜出望外。下午1点,一刻不差的到达了口腔医院候诊,前面有4个人。很快就到我了。给大夫看了手机里存的牙片,说明想拔掉右侧两颗智齿。大夫和护士准备了一下就开工了。

打麻药,不适感很重,结果喷了大夫一脸。惭愧啊…
拔上牙,拔不动,换钳子,拔出来。
拔下牙,拔不动,电钻,钳子,敲碎了,拔出来。

就这样,两颗硕大的牙齿,从我的口腔中撬出,留下了两个同样大的血洞。大夫和护士表示,像我这么难拔的牙平均一年只有一个。牙齿很大,还好根尖都没有断。大夫技术很过硬。伤口缝合,咬住止血纱布,拔牙的整个过程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相比之下,下拔牙的决心花费了近2年的时间,我不知道的是,这疼痛还要持续多久。

大夫叮嘱了拔牙后的注意事项,预约了拆线的时间,我便离开了口腔医院。离开时,麻药的劲还没有过,整个半边脸都是麻的。但是,疼痛从此刻,慢慢的向上蔓延,渐渐燎原。

打车回了所里,去小白楼领了点消炎药。买了两瓶冰水,开始冷敷,略有好转。只是这些徒劳终究敌不过麻药消散的效力,拔牙后2小时后,痛感到达了一个小高潮。虽然这时嘴唇还是麻的,但其他地方都已经恢复了知觉。血水和唾液在口腔中翻腾,不断的吞咽,血腥,隐忍。

困意这时也来骚扰,遂回寝室睡觉。平躺在床上,不断涌出的血在口腔里肆意流淌,挣扎了约1个小时后,还是选择站立着接受这疼痛的洗礼。有人说,疼痛的时候,要转移注意力。可惜,在这剧痛面前,是徒劳。看书,刷SNS,打炉石都毫无效果。饭点到了,望向夕阳洒下的斑驳,还是走上了去觅食的路。
公寓门口有一家晨香园一品粥,记得研一的时候经常来这里。三年一晃而过,这里屡次更换装潢,物非人非。微微细语点了一碗青菜粥,谁知,滚烫。张不开嘴,自然也就吃不进去。不断调整脑袋的倾斜角度,以适应重力对勺中固液混合物的推动。尝试了七八次之后,还是放弃了努力。唉,想一个人应对拔牙,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了,还是回家吧。

回到家中,父埋怨到,何不让接。笑答小手术,小手术。看到家中招牌的丸子和煮烂的稀粥,胃液在翻腾。不过这时,还是张不开嘴。此时距手术已5个小时,只能喝一些酸奶类的流体。大概又2个小时后,略有好转,一点一点的用勺子喂进口中。一直以来便是个急性子的人,这种吃法仿佛回到了幼儿园时代,十分不爽。不过,看到父亲关切的眼神,还是坚持一口一口的慢慢喝了下去。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是孩子啊,尤其是在进食的时候。
是夜,不能寐,任疼痛继续侵袭,一遍一遍,拔牙后的第一个夜晚最是难熬。感谢SNS上的诸多小伙伴们,陪我吐槽,陪我强颜欢笑,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次日晨,父早起上班,做了烂粥。起床之后看到,甚为感动。记得上期的舌尖说道,人类组成家庭的一个功效便是更好的分享和组织食物。在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经历了太多的苦痛和喜悦,将苦涩藏在心里,而把幸福变成食物,呈现在四季的餐桌之上。有时,越是弥足珍贵的美味,外表看上去,往往越是平常无奇。我一口一口吸吮着勺中的粥汤,感受着家的味道,却不禁又想到将不久于北京,想到当年父母在这个年龄,也是少年离家去闯荡…

拔牙的疼痛逐渐消散,今天的短痛是为了明天不长痛,但愿能早日康复。
人生啊,也正因为有了疼痛之苦,才彰显出幸福之甘甜吧。

谨以此文纪念我拔下的两颗智齿。

5月14日
于老书桌前

Read More

24。

近日青年公寓颇不宁静,热水没了,网络经常不通,寝室厕所的灯泡还坏了。看来是犯太岁时没有赶上的事情,要在这24岁最后的尾巴上逐个来给我请安,提醒我铭记这24岁最后的日子。

不必多说,本命年里的倒霉悲催,我相信比我更惨的人有的是,事后再来看这些事情,联想起自己当时的怨气,不禁觉得人类真是个自大的动物,总觉得上天会刻意的“关照”你似得,无论好的坏的,其实本是稀疏平常,庸人自扰罢了。

这样一看又有点太极端超脱了,有点不食人间烟火。其实,值得纪念的事情也不少。如果长寿,这可是近四分之一的人生。日久矣,总得有点长进。

总是觉得,自己是个莽撞人,固执,爱下定论。有时候会因为一首歌,一个声音,一个故事,喜欢上一个人;大多数时候,还会因为一件事情跟一个人翻脸说再见。克制再克制,可惜没有长进。这得注意,莫冲动,常思考,与人为善。

常常看书,不求甚解,没毅力,难坚持。到头来眼高手低,半瓶子咣当,求知成瘾,却无作品。马上迎接毕业,步入社会,走向职场,要开始创造了啊!未来更得有点长进。

回看人生,对未来最具决定意义的事情,可能都发生在二十四岁这一年。钱多事儿少离家近的工作没找着,位高权重责任轻的工作看不上我,稳定自由有发展的工作更是没听说过,选择再次离乡,选择互联网,不知道会怎样。或许激昂澎湃,或许举步维艰。去看看吧,求天下奇闻壮观,以知天地之广大。

超过四分之一时光过去了,不断思考人生的意义,不断刷新着各种上限和下限,越来越没有底线。但如《活法》中说的,人生的意义或在于提升心性、磨练灵魂,为了在死的时候,灵魂比生的时候更纯洁一点。比实现目标更重要的是,朝着要达成的目标不懈的努力,为实现目标而不断的磨练心志。在这条路上,也才刚刚出发吧。

//至于感情,我只想说,我有一条祖传的染色体想送给你。但每一次想到你,我这张丑脸就不禁泛起苦笑,你在哪里?

借小波的话:似水流年才是一个人的一切, 其余的全是片刻的欢娱和不幸。
再见!24。

24岁最后一天
于青年公寓

 

Read More

2013。

今天是2013的最后一天。真快啊!被这本命年折腾的死去活来,还没挂。

每年都有年鉴,今年却没什么想记的,一堆本命年的倒霉悲催,写出来估计也没人看。
以往都是自嘲为主题,今年自吹自擂下收获哈:
  • 找到了工作,签了三方,预计会在深圳呆1-2年吧,欢迎大家来探访~
  • 硕士的研究方向踌躇辗转,最后定了下来,预计元旦后开题。
  • 近期听闻的很多朋友们在健康方面的灾难。2013,小明尽管身体一直微恙,但尚无大碍。在这最后的一个月里,咽炎好了70%,又可以唱歌了。虽然因为找工作毕业开题诸事,未能参加今年团里的音乐会,但争取明年能再唱一次。
  • 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心智更加成熟了。现在的正常之处,就在于懂得自己的不正常。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怀,新年里的第一要务仍是更进一步地熬过本命年,也期待大家更多的支持与帮助~
在这三九寒冬,谨祝元旦快乐!
2013年12月31日
于青年公寓
Read More

交了三方之后

交了三方之后,解脱,欢喜。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惆怅。
几条截然不同的路,选择了,便再无可重来之机会。
人生的其他事情又何尝不是这样?
一路走来的升学,以及萍水相逢遭遇的爱情。

回来的路上,收到建行打印准考证的短信…
还是会去参加,算对高中以来金融梦的一个交代。
但是知道,在这之前,已经做过了选择:互联网。

会毁约不?
论坛上充斥着Offer的对比,又忽闻室友拿到MS.US,女神拿到G.US。
不禁侧目艳羡,潸然沉默。
幸福是个比较级,作为失败者的典型,真是太成功了。
待遇差几倍,工种变换大。自己白白硕士,却又转行。蹉跎岁月,投奔本科同学。

但,何为好工作?
好事者言:钱多事儿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稳定自由有发展。
岂能焉得?
智者言:适合才最好。
遥望这鱼,坐拥京户,却将远赴鹏城。暴殄天物。
被黑的越来越白之后,此鱼大声疾呼: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恐遂汩没,故决然舍去,求天下奇闻壮观,以知天地之广大。
其父怒而讥之:何不出国?
无言以对。
后自语,退而求其次,皆是如此,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聊以自慰罢了。

实验室,码代码,突发大BUG,昨日发布光盘,刻错文件名。汗流浃背。
主管安慰,暂且先行发布,更新网站补丁即可。
匆匆补救,不觉时光飞逝。

夜,独站天台,居高临下,看芸芸众生。
签约的,毁约的,欢闹,激动;延期的,没offer的,悲伤,焦急,岂不都是必经之路?
虽然自己曾经是,现在是,或未来是他们,但他们的某一些状态又与我有何干?
机中BUG嗷嗷待哺,甚是疯狂!我之哀愁,又有谁知?
皆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艰难。谁知不以他喜,不以他悲也这般艰难啊!
才想凡人皆为小分子,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
只求他日,旧友无恙,鹏城清新有鹏程,了却孤单有佳人,终能衣锦还乡,不致锦衣夜行。

无知井底蛙,难分真与假,徒望添身价。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晃知每一刻都是新开始,谁能为生活不变?
尽人事,平常心,是为成长。

 

Read More
第 5 页,共 13 页« 最新...34567...1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