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五年见

 

趁考试暂告一段落,夕发朝至,逛逛武汉,寻寻老友。

 

船是中学时的挚友。初中在精诚补课时就曾擦肩,只是后来高中分到同一个班里才熟识。

船好读书,文学功底极深。难能可贵的是其数学也十分出众,一度成为数学课代表。

高中三年,球场上一起踢球,课堂上讨论数学问题,课下闲聊扯淡,分享了太多欢乐的时光。

毕业后,船去了武大,从此少有音讯,迷一样的人物,传说因转专业不成把院长骂的狗血淋头而成为传奇。

 

 

琛是高一时的班长,坐在旁边的旁边。老8班的核心人物。

相信每个人学生时代总有这样的人物:总有有趣的讲不玩的故事,总是能给大家带来欢乐,而且硬盘里总有各式各样丰富的资源。

琛便是这样的好伙伴。

高考完,琛去了华科,起初是金融学,只是这个看似热门的专业并不是琛所向往的。

人要有梦想,而不是一味的向钱看。

琛转到了建筑系,立志成为一代建筑师。

 

琪也是当时“闲聊小组”的人物之一,虽不总是带来新鲜的故事,在别人故事之后妙语连珠常常让人捧腹不已。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高考几分只差。

再后来,琪也来了武大。

 

04到07年。

回想自己当初,从入学的第一天到最后一天,3年的生活委员。

数了3年的钱,还有3年的值日,真是一段光荣岁月呐!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

07到12年,毕业5年见

 

再回首,往昔依稀在目。

那些灿烂却略带青涩的笑脸

那些天真却略带幼稚的畅想

那些甜美却略显遥远的梦想

那些突然且沉重异常的挫折

 

毕业五年见,各奔前程。

琛练了2个月的健身,肌肉凸显,马上将远赴美利坚南加州,

琪和女友双双保送了本校的研究生深造,

船在大学阶段突长20cm,略显消瘦,打算继续考文学院,重新拣拾理想。

 

谈笑风声,各自学校四年趣事不断

大家那里也都有不少因压力过大等各种原因轻生离世的故事。

说着别人故事的隐情,仿佛离我们很遥远。

 

还有北京5年来的改变,面目全非…

北京早已不是我们的北京,而是全国人民的北京。

在外读大学,让我们有所得也有所失。

 

各自的近况,烦恼。

高中简单而充实的生活一去不复返

留下的是一个个选择题

选择出国,选择读研,选择就业…

我们并不比昨天快乐。

生命的轨迹曲曲折折,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弯拐向哪里。

人生虽然并不是最优化问题,但来自社会,来自家庭,总有方方面面甩给你几个最优解,让你照着做。

妥协,未必能得到宣称的结果。

反抗,更是头破血流。

 

席间,船突然拿出一管注射器…

问起才得知其尿糖过高…

 

震惊。

震,惊!

 

23岁,正是最好的青春。

我能想到,日日夜夜里船的辗转反侧。

也能想到这对23岁的他意味着什么。

脑海里还是船驰骋绿茵皎洁的闲庭信步…

 

唉,愿船早日康复,理想实现。

那时可得给我们签售你的新书哟!

 

 

时光飞逝,同龄人的改变总是对我们触动最深。

那些与我们同行的人呐,一路上尽管磕磕绊绊,我们风雨无阻。

 

武汉归来,感触很深。

 

从今天起,做个勤奋的人

认真学习,锻炼身体

从今天起,做个快乐的人

珍惜他人,善待自己

从今天起,做个靠谱的人

积极开花,努力结果!

Read More

亚军

2012年5月21日

计算所第一届“卓越杯”足球赛决赛

3:3,

点球,

我们输了…

亚军。

 

上次踢足球比赛还是在大二。半决赛输了之后,给某某发短信。再后来…

现在回想,也唏嘘不已。

越长大,很多东西都看淡了。只是,有些东西,有一些东西,就像一粒种子,埋藏心底。稍有滋润,便会生根发芽,重新破土而出。

再见,我的足球梦。

Read More

午后杂谈

吃饭的时候和邵师兄聊起找女友这件事。

 

“年轻的时候,喜欢看武侠。尤其是金庸的武侠。幻想着身边有个黄蓉。后来觉得赵敏这种的也不错,至少不会太乏味。”

邵师兄直言相劝,“这两个都是大家闺秀,生活环境太好,一般人Hold不住的。”

我笑道,“师兄看来想找周芷若那样的吧,本无暇,却被世俗改变。”

“黄蓉和赵敏都出于门庭,本就稀少,所以配黄蓉的只能是憨厚的郭靖,才不易起争执,而配赵敏的也只有善良的张无忌,才不会勾心斗角。只是咱们周围的大多是周芷若罢了,吭哧吭哧,学到博士,师门难违,一路不归。”

……

又有多少人能做到不染于世俗呢?年少的狂想如今慢慢地都被证实为妄想。

“师兄觉得那种类型适合呢?”

“小昭。”

“嗯,双儿。”

…… 

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唉,只是,她们现在估计已渐为人妻,相夫教子,随遇而安。

剩我们这些年少时幻想黄蓉赵敏的人在人海唏嘘。

 

Read More

杂记

之前韩硕同学向俺提建议,说俺博客的歌不错,但是字有点少。

想想也是,整天混日子的,没有半点精炼的东西。读研来的日子也不短了,暂且拼凑下记忆碎片。

云是个清秀的女生。入学见时虽无深入了解,但每次看到名册上她的名字,总是能想起那淡淡却灿烂的微笑。

前日在所门口遇见,听说云马上要退学出国。我很震惊。但反过一想,之前与她不多的见面,深知这早已是深思熟虑。

毕竟男友已经提前去铺路,比翼双飞,实乃人生一大幸事。

估计早先云向我咨询歌手赛的事情,也是想在这将走之时,留下just one last song吧?

只是,遗憾未能同行。

今天歌手赛,漂泊大雨的奔来,没准还真是近期的最后一面了。

还好,黑车给力,赴了约。

说再见,或许再见并不遥远,尽管大部分是再也不见。

愿你灿烂若阳光,在美利坚一切安好,幸福如意。

 

Fan是本科去美国交流时认识的好友。在西蜀川大,难得遇到北京老乡,一见如故。

对苹果产品共同的热爱,对金融的向往,还有一些臭味相投的小爱好~

每每翻看那次夏令营的照片,与Fan一起的照片占了大半。

韶华易逝,时光荏苒。人们喜欢拍照,爱好摄影,一个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想要留住那易逝的时光。

毕竟人生短短几十载,到最后,记忆总是模糊了双眼。

后来,Fan远赴美利坚读研,自己却没有像那届夏令营的大多数同学那样出国留学,留在国内一个研究所继续深造。

张张异国的明信片,不禁让人向往别样的风情。

飘扬过海,薄薄的卡片,拿在手里,心里沉甸甸的。

他乡多歧路,愿君多保重。

待到烂漫时,煮酒论英雄!

 

一年又一年的长大,对生活的认识在不断的改变。

少不更事时,曾被忽略的一些东西。现在却越发的觉得珍贵。

点滴之间,可以穿石。

就像每个id名字的背后,都有着儿时或幼稚或天真的想象。

有时候,一份小小的礼物触碰的却是内心最深处的感动。

谢谢蓝精灵。你让我想起了童年的岁月。

 

有的人为名,有的人为利,有的人求幸福。

你呢?

父亲五十大寿,长辈们在谈论下一辈前途的同时,也不断地八卦着。

大部分事情可求,此事却只可遇不可求。

就算婚姻是个精确匹配,也不想这么早就丧失主动权。

想起在科苑和F…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我的温柔,你永远不懂。

你的用心,或许我也未曾理解。

不是人不好,或许,只是不合适。

 

总是在不断奔走着,想要把握住每个青春的瞬间。

不同的圈子,不同的面孔,一样的笑脸。

或许这才是不同人中青春的唯一特质吧。

肆虐的风沙卷走了春季,淅淅沥沥的小雨马上送来了夏天。

盛夏花开,你期待嘛?

我很期待!

 

 

Read More

我会想念你

毕业近一年,趁清明假期重回川大。

近12点到,大家在ATT也刚排到了号,好久没唱K,这次重温往日的光辉岁月呐!

08级马上要毕业了,武汉、西安、上海、天津、北京、南京,还有一个大不列颠。哈,真是世界各地都有据点啦!

看到大家都有了下一步的打算,倒是又有点为自己的以后担心起来…

 

搭着涨价的校车回江安,走在路上,回忆如同泉涌。

青春广场依然熙攘,依旧的超市门牌,理发店老板的招呼。14舍,15舍门前的花,16舍门口的台阶,还有永远不变的,6舍阿姨的微笑。

三楼却已变的面目全非,曾经钟爱的小馆子,都已不再:168,一家人,卤肉饭,韩国拌饭,包饺子的蒙太奇。唉,也包括那个饱受诟病的杨胖子。

想起,参加迎新报名,后来的面试,再后来学生会,社团的种种,还有大网赛的那个暑假,花开盛夏。

想起,曾经和谁谁,谁谁谁走过的商业街,后来的情绪,再后来的…

想起,一夜夜的寝室卧谈,曾经的团战:CS,3C,Dota。

想起,地震时的风餐露宿。

想起,输掉足球赛,给某某发短信,再后来…

想起,期末复习,一次又一次走过长桥,和立方一起背着硕大个书包去上自习。

想起,大四毕业,一个个道别,说再见。如今却物是人非,剩下的不过是新生的欢笑,以及死寂般的喧闹。

来来往往,每个校园里都曾经而且正在上演着令人唏嘘不已的故事啊!

 

毕业一年见,还好大家都没变。聊着各自学校的事,读研真的不轻松。

恰逢碰上学院足球赛进了决赛。4月4日,12点。只可惜,扫墓回来时,得知比赛提前,2:3惜败。戴价同学再次表示以后再也不踢球了,估计又是气话。命运总是惊人的相似。期待明年咯,继续祝福大家~

 

回忆总是美好的,只是这种故地重游,像把筛子,筛遍头脑中的所有影像,开心的,悲伤的,痛苦的,珍贵的,五味俱全…

我会想念你,我不会忘记,永远想念你,直到再相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