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Life"

The Road Not Taken

今天翻看侯捷资料的时候,又看到了这首诗。记得在李开复的书里也提及过。Mark一下,勉励自己。

多年来有一首诗一直感动并激励我,也是我顾盼间的心境写照。这首诗曾被美国人票选为最喜爱的诗第一名。以下列出中英对照;不知何人所译,译笔极佳,平实而动人。也许它也能感动你,激励你走出一条属于你自己的道路。

美国诗人罗勃.佛洛斯特(Robert Frost):没有走的路(The Road Not Taken)

黄树林里分叉两条路,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只可惜我不能都踏行。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我,单独的旅人,伫立良久,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极目眺望一条路的尽头,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看它隐没在丛林深处。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于是我选择了另一条路,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一样平直,也许更值得,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因为青草茵茵,还未被踏过,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若有过往人踪,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路的状况会相差无几。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那天早晨,两条路都覆盖在枯叶下,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没有践踏的污痕: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啊,原先那条路留给另一天吧!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明知一条路会引出另一条路,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我怀疑我是否会回到原处。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在许多许多年以后,在某处,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我会轻轻叹息说: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黄树林里分叉两条路,而我,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我选择了较少人迹的一条,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使得一切多么地不同。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Read More

2-29

今天是四年一度的2月29日,这可是和世界杯一个频率。四年只一闰,今天过生日的人肯定难忘今宵,因为他的生日只有平常人的四分之一。

日子一天天过,开学又快半个月了。以前,每个学期开始时总要想想要干些啥。回头望望,低头看看,竟然觉得愈发颓废。看师姐状态:“一艘没有方向的船,任何风对他来说都是逆风。”对号入座,哇,这不正适用自己嘛!唉,检讨检讨,下午赶紧去把国科图的借阅证办了,无聊了多看点书总该没错。

走在四环上,往来的车流头也不甩行人一下。本科时,住在6舍,离图书馆的距离也不比这短,大家却趋之若鹜。读研了,反而去图书馆的少了。楼挺大,让回所拿表,无功而返。

听了两堂课,看了点闲书,还和VC Team的伙伴们聚了聚,唉,今天又过去了。

心理有一个声音在训斥:“*!干点有意义的事情吧!今天可是2月29日,四年才一次!”

另一个声音附和道:“看看你,这一年都做了什么啊!长期下去,可怎么办啊!真叫人担心…”

正当我垂这脑袋准备接受这两位的谆谆教导向着黑漆漆的前方走去时,拐角处闪出个提灯人。

他悄悄地对我说:“别怕,长期来看,大家都会死。”

说着,把灯递给了我,默默沿着我的来路走去。

我提着灯,战战兢兢地向前踱步,等待着下一个2月29日的到来…

 


 

Read More

春去春又来,不断轮回,带来希望。

断断续续的,身边有许多人开了自己的独立博客。起先,认为很麻烦。后来,看着很有趣。

世间的很多事情都是这个样子,看法会变化,人也在变。唯有不一定,才是一定的。

开个小博客,不依附在人人,新浪这些社交平台上。记录看法,总结收获,还有生活的点点滴滴,留下更朴实的,成长的印记供未来的自己回味。

或许,有幸,远方的你,一同在此。

那么,让我们一同等待。

等待,这一春的到来。

 

 

Read More

非走不可的弯路

《非走不可的弯路》——张爱玲

 

在青春的路口,曾经有那么一条小路若隐若现,召唤着我。

母亲拦住我:“那条路走不得。”

我不信。

“我就是从那条路走过来的,你还有什么不信?”

“既然你能从那条路走过来,我为什么不能?”

“我不想让你走弯路。”

“但是我喜欢,而且我不怕。”

母亲心疼地看我好久,然后叹口气:“好吧,你这个倔强的孩子,那条路很难走,一路小心!”

上路后,我发现母亲没有骗我,那的确是条弯路,我碰壁,摔跟头,有时碰得头破血流,但我不停地走,终于走过来了。

坐下来喘息的时候,我看见一个朋友,自然很年轻,正站在我当年的路口,我忍不住喊:“那条路走不得。”

她不信。

“我母亲就是从那条路走过来的,我也是。”

“既然你们都可以从那条路走过来,我为什么不能?”

“我不想让你走同样的弯路。”

“但是我喜欢。”

我看了看她,然后笑了:“一路小心。” 

 

在人生的路上,有一条路每个人非走不可,那就是年轻时候的弯路。不摔跟头,不碰壁,不碰个头破血流,怎能炼出钢筋铁骨,怎能长大呢?

Read More

四川大学-毕业歌

 

2011年7月17日,毕业23天。上周接到董老和卢书记消息,央视《我们有一套》的毕业歌要录制四川大学部分的节目,今天去打酱油。

之前看到个帖子,说录节目要等很久,今天果然如此。第一波短信通知11点到,后来的短信又通知11点30前一定要到。大部分人在11点都到了。但是却等到了大概12点20才进场。期间混乱,省略100字…

忍不住吐槽下学工部老师,既然找个每个学院的负责人,又要发衣服又要发票,就提前发给负责人处理呗。通知那么早来,午餐却仅仅给一个面包,一小包牛奶,连盒饭都没有。据说其中有名负责的老师,就是废掉摄影协会的那位,以下再次省略100字…

进场之后,大概13点开始了录制准备。台上是一个打了鸡血似的工作人员,即兴发挥着单口相声,调动着场上观众的积极性。几个志愿者很惨,被拉上去挥旗子。举横幅,举板板,鼓掌,尖叫,在这个口才极佳的中年男子的煽动下,排练了许久。

和平哥来了,还有两位知名的川大校友宋永华和韩三平。奇怪的是,在校时并不知道他们也是川大毕业的。毕业后的生活,五味俱在。本以为与川大在短期内再无亲密瓜葛,毕业歌突然奏起。

节目平平淡淡,主旋律时常想起,《光阴的故事》貌似是假唱,穿插的偶像组合从来没有听说过。坐在第三排,被摄像头一直对着,十分不爽。川大来的女主持居然连行政楼都认成了华西的建筑,看来艺术学院7年在江安,又要被诟病了。撒贝宁虽然不高,但是很帅。谢校长这次终于生活化了一点,不过讲话还是离不开地震。再次吐槽,我们07级的四年,浓缩到最后,难道只有地震嘛?

的确,如哪位女老师所说,你回或不回,母校就在哪里,等着你。但是,多年以后,当我再次坐上望江往返江安的校车,是否会再次涨价呢?多年以后的宿管阿姨,澡堂大叔,食堂龙哥,你们还在嘛?多年以后的商业街,是否还有那些陪伴了我们四年的小店呢?

音乐,最好的地方,就是每当你听到它时,眼前就会相应的浮上一些生动的画面,想起一些难忘的往事。毕业歌,最后留给我的,是这首《飞得更高》,虽说那个偶像组合实在不适合这类歌曲,他们还是靠舞蹈的动感和唯美的形象去掩盖唱功和情感的不足吧。最近总是在各处听到汪峰的歌。毕业了,告别了,伤感了,怀念了。说再见,但是真正的再见,大多数情况却是再也不见。

22岁,这怒放的生命,未来的路还长,我要飞得更高,你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