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Life"

Summer

今天看了《菊次郎的夏天》,貌似还是挺有名的电影。孩子找妈妈,游手好闲的聒噪大叔陪护,忍俊不禁。

童年的欢笑简单的很,一个怪脸就能逗笑。回想起小时候的暑假,最怕的是寂寞:父母上班,家中无人。总是把电视开到很大,或者在院子里滑滑轮滑,出去走走。有一阵居然因为怕沙尘暴来袭,躺在床上裹着嗜睡。后来玩了网游,总算找到点乐子。说起来也算是游戏界比较早的玩家了,最投入的还是魔力宝贝啊!烧了无数的点卡进去,做了RMB玩家。89级法师,技能全8。那些个初中的夏天、SARS!交织的着就过去了。父亲总是爱说我是在他的谆谆教导以及自己发奋戒除网瘾的情况下才考上二中的。正如很多的报道一样,官方的说法永远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我号被盗了,幸运的找了回来,却发现这个孙子居然给我转职业转成了弓箭手。法术技能全降级到2了,痛苦之心难于言表。后来虽转战传奇、Rio,魔力之后再无玩网游之心了。后来高中的夏天在补课和旅游中度过,中学生大多如此吧。值得纪念的事情往往不多,岁月总是在不经意间从我们的指缝中溜走。

再说《菊次郎的夏天》。10多年前的片子诶,唯一熟悉的是配乐。对,那首Summer!记得09年的盛夏,因为办活动认识了她,后来在她的博客里听到了这首歌,一下子喜欢的不可收拾。再后来突然有一次做梦发现她长的像我一个蛮熟的人…再再后来…(省略1000字)。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时做的非常不对啊。希望她不要怪罪。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还是好朋友~

成年人的快乐总要自己寻找。允许我这么思维跳跃的无厘头吧,毕竟还是盛夏的尾巴。合作项目那边的老师又发来短信,不到2周的假期结束了。哪也没去,也没什么提高。

也只能这样咯,他强由他强,明月照大江

再见,Summer!

期待,新学期~

 

 

 

Read More

阳光灿烂

北京,变得这么快:20年的工夫她已成为了一个现代化的城市,我几乎从中找不到任何记忆里的东西。事实上,这种变化已经破坏了我的记忆,使我分不清幻觉和真实。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候使人们裸露得更多,也更难以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了,使眼前一阵阵发黑……

…… 

看了一部老电影,阳关灿烂的日子。最近总是这样后知后觉,朝花夕拾。

或许成长就是这样,出来混,总归要还的。就像当初…

千万别相信这个,我从来就没有这样勇敢过,壮烈过。我不断发誓要老老实实讲故事,可是说真话的愿望有多么强烈,受到的各种干扰就有多么大,我悲哀的发现根本就无法还原真实。记忆总是被我的情感改头换面,并随之捉弄我,背叛我,把我搞的头脑混乱,真伪难辨…

……

天哪,我简直不敢往下想,或许她们俩原本就是同一个人?我简直不敢再往下想,我以真诚愿望开始讲述的故事,经过巨大坚韧不拔的努力居然成了谎言。难道就此放弃吗?

不,绝不能!你忍心让我这样做?

我现在非常理解那些坚持谎言的人的处境,要做个诚实的人,简直不可能。

听,你听!

有时候一种声音,一种味道可以把人带回真实的过去。

……

现在我的头脑如皎洁的月亮一样清醒。

 

只是,真的,有时候一种声音,一种味道可以把人带回真实的过去。

老同学们,你们现在可安好?

Read More

青年公寓

青年公寓座落在中关村东路80号,和大多数的学生宿舍一样,这个地址并没有挂在太明显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闪闪发亮的学校招牌。

第一次知道有青年公寓这个地方,还是在大四来计算所实习的时候。对公寓的印象,是从食堂开始的。比本科食堂略显油腻的饭菜,配给两倍的价格,接受起来还真花了点时间。但是与所对面的“地沟油”和融科地下每天中午拥挤的人群一比,往往还是会和师兄们中午一起回去。实验室工位隔断,中午是少有的大家交流的时间。谈笑之间,也知道了许多未来的剧透,比如,研二要去科一招。

青年,公寓。四个字,两个词明显地道出了与宿舍的不同。师兄的宿舍和本科并无大区别,师姐的两人间却是大相径庭。后来才知道,青年公寓,ABCDEFGH,型号不一,就好像青年们远近高低各不同,男生女生的需求也不相同。有的寝室有空调,有的两人间,还有三人间和四人间,分到哪全凭运气。公寓嘛,热水是应该有的,但又不是外面租的房子,所以违章电器明面上还是不能使。青年人了,自然男女住在一个院子无所谓。记得本科时,有段时间,很向往男女共住的21舍:交个女朋友,牵手而归,我向左,她向右。公寓一年,差点成真,遗憾的现实却是,每次出门,我向右而她向左,不相与谋。

青年公寓的院子虽小,五脏俱全。中关村园区的生活区,还真是什么都不缺呢。篮球场、足球场自然必不可少。羽毛球,乒乓球是六号楼的标配。一个游泳馆带来清凉,健身器械倒是少有人问津。多功能厅,分享了太多研究生活动的欢乐。还有自习室!虽然总是人满为患,占座成风。傍晚漫步,从多功能厅传来的歌声,笛声,琴声,鼓声,掌声,还有那舞蹈的节奏,观众的喧闹会带着你想起本科的校园生活。只是,公寓还是有别于宿舍,园区还是有别于校园。坑爹的水泥地足球场不知让多少人受伤,拥挤的自习室不断的被管理学院征回,还发生过占座纠纷,研究生们也大多两点一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倒是院子里带孩子的大妈阿姨给这里带来了无限的生活气息,科住物业那逢人必查证的保安,更是让这里变得像个“公寓”小区了。

成年人的世界,乐趣总要自己寻找。幽暗的楼道,通明的外窗,紧闭着的门内,各有各的悲伤。对有的人来说,这里只是张床,而对另一些人,这里却是全世界。不少京外所的学生也在这里集中教学一年,没有了实验室的压力和老板的脸色,相信这里对他们来说是别样的回忆了。十年之后再回首,他们所铭记的更多的或许会是那北京不常蓝的天,每天拥挤的交通,还有那灿黄的金秋,瑞雪的隆冬,更少不了经历这些瞬间时身边人的笑脸。对了!有时候,这里还有小动物的身影呢~毕竟,寂寞太有杀伤力。

我时常想,多年以后当我以后再回忆起这段时光时会想起什么。院门口永远打不到车,来辆出租车也会被拒载的路况?食堂的西红柿炒鸡蛋和免费小米粥,还是游泳课略显可爱的游泳老师,断裂的指甲、水泥地上两次出局的足球赛,或者是全城热恋上单身人们急切目光?我想,我会记住多功能厅薄荷每次排练的歌声与微笑,YY姐指间月亮代表我的心的前奏,男高伙伴之间调侃;我会记住队友的背影,尽管名字已经模糊;我会记住在搬走前一周坏掉的电脑,会记住寝室窗子对面的“擎天柱”,曾和越同学说过有机会一定要上去一次,会记住门口流动的商贩,热乎的包子;我会记住相机下的点点滴滴,毕竟数码照片不会退色,正如那夜明亮的月光,多年之前照着古人,多年之后也会照着子孙。

人们常说,时光易逝,时光荏苒,岁月无情,岁月如歌。一年,不长也不短,但足够深刻。研一的日子,如果可以,40岁的我甚至会想着用数以十计的月子来回忆吧!因为,对一个刚刚从“封闭式高中”的郊区校园走出来的懵懂少年来说,这里是新大陆,这里是世界之窗,这里是通向未来的桥梁。思考,迷茫,苦闷,孤独,这些复杂的情感,连未来的自己也难以解开。

青年公寓,铁打的园区,流水的学生,明天就要搬走了。或许我还会回来,只是你未必会记得,那个曾经的少年,是否依然。

而当我回来时,你又是什么模样呢?

Read More

毕业一年鉴

 

毕业季,到处充斥着08级毕业的气息。

转眼也毕业一年了。

这一年回到北京,寻寻觅觅,浑浑噩噩,

不该玩的没少玩,该学的没学到多少,

也算是个GAP year吧…

要给力啊!

 

翻看看自己的大学,

毕业一年鉴。

 


 

Read More

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博合的声乐交流会结束了,算起来应该是第4次在多功能厅主持节目了吧,虽然习惯性感冒+习惯性忘词,不过还算顺利。
过着过着,研一也接近尾声了,马上就要彻底进入实验室了。
今天意外的是,以前在多功能厅办活动时,负责多媒体的老爷爷不在了。记得之前一次主持,也是感冒,他还特地帮我调了调话筒的声音,以适应感冒厚重的鼻音~
老爷爷人很好,非常慈祥。他有一个很特别的爱好,就是收集酒瓶子。调音台和灯光控制器背后的柜子里,摆着他的战利品,茅台和五粮液自然不能少,多的当属很多我连名字都叫不上的酒。
下午,走向控制室的时候,看到空空的柜子,便觉得,可能老爷爷离开这里了。后来听管理人员说,他彻底退休了,出去云游了。是啊,以他的年龄也该歇歇啦~

在我们的生命中,有很多人,像这位控制多媒体的老爷爷一样,因为一些事与我们形成交际。但当灯光熄灭,曲终人散,大家便少有交集。
也就像今天的声乐交流会,那些毕业的师兄师姐,下一站又在那里呢?可能今后也少有和他们同台的机会了吧。
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只是分别是宿命,相遇才是巧合。

愿老爷爷安康,师兄师姐工作顺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