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記

勇敢前行

 

 

 

 

 

 

 

 

 

 

 

 

《围城》

Posted by on 星期二, 八月 27, 2013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至今为止你认为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是什么? 《围城》   书里种种人物,虽评价不一,但却只是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尽管,很多人是个好人,可全无用处。   结婚就如同深陷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扩展来讲任何事都有围城的一面,因为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大人物被时局所困,小人物被生计所累,这种“被围困”的感觉,这种想“冲出来”的感觉,其实我们都有。    所以,结婚无须太伟大的爱情,彼此不讨厌已经够结婚的资本了。情感在心上不成为负担,至少是顶舒服的。而经过长期苦旅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结交做朋友,乃至结婚。但是,要想一个人永远爱着你就千万不要与其结婚。如上,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进一步讲: 人生的意义,不过是经历一些想经历的事情,改变一些想改变的事情。为了这些经历和改变,设立一个个目标,一个个的完成,体会其中的酸甜苦辣。   豆瓣上的书友说的好:“人生最开心的事情,不过是在人生的每个阶段都尽兴而为,做该做的,做想做的。可是,有多少人能够体味?大部分人都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了不属于本阶段的东西上。何不享受你已经拥有的?”  ...

read more

别一招,回塔下

Posted by on 星期三, 七月 10, 2013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似是放逐,却成追忆。                                      ——题记 壹   科一招,全称为中国科学院(办公厅)第一招待所,坐落在中关村二桥和三桥之间的北四环西路辅路街旁。虽称为招待所,实则大部分住的是科学院系统的学生们。斑驳的玻璃门上还贴着内部学生公寓几个字,不对外开放。大门常打开,直面北四环。 早在大四做毕业设计时就听说研二男生要抽签去科一招,中签率70%。那时的人品没有今天这样爆发,而是发生了期望事件。就这样,一车行李,哗啦啦,亢吃亢吃,大半个班的男生一起住进了招待所。记得来的那天,也是雨天,一群男生赤膊搬着行李,思雅同学甚是夸奖了男生们的身材,作为班长帮助男生们搬家,也实在辛苦她了。这点小货,算是彩蛋吧。 从科一招到所里的距离其实并不比青年公寓到所里要远,但因为要穿过宽阔的四环路,给人平添了遥远感。早晨的尾气尤其害人,或许咽炎一直不好就是拜他所赐。因为临近四环,配套设施也没有公寓规整。不过,门口就有一间还不错的餐厅。刚来的时候那家餐厅还叫唐风缘,里面的泡馍相当正宗,不过现在改名叫龙缘了,只是人流一如既往的少。   贰  ...

read more

我期待

Posted by on 星期三, 六月 26, 2013 in 生活點滴 | 2 comments

  又是一年毕业季,今天来写点什么吧。 记得2年前的这个时候:2011年6月24日,从川大毕业,至今已是733个日日夜夜。 两年,不再年少,但依然的少年。 今天,强叔和邵总硕士毕业,十三楼又离开了一员猛将,增加了一位杨老师。明年,毕业的将是自己了。或许,明年的时候,我们都早已不在十三楼了。 十三楼是个小世界,记得刚上来的不适。现在,如果让我再搬下去,反而更加不适。 最近一直处在这个状态里,感慨时光飞逝,岁月无情。每逢到似曾相识的情形就不免感慨: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那里啊?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但矛盾的是,每每看到似曾相识,又再无从前那似火的激情。可能正如当年董老师告诫我的吧,不要被自己的热情给烧了…每次想起,都如良药苦口,哽咽在喉。这难道是咽炎一直不好的原因吗?… 成长,带来更多困惑,愈发的犹豫需要更多的坚定与坚持。从容的经历,真切的感知,勇敢的面对才是真谛。 也许,人永远不可能踏入两条河流,却会一次次回忆中缅怀。 感谢罗总,邵总和强叔拉着我进入自然语言处理这个领域,估计这也是我未来一年要做的方向。 愿心中永远留着我的笑容,伴你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二位师兄毕业快乐,前程似锦!   我期待,有一天我会回来,回到我最初的爱,回到童真的神采。...

read more

剪枝

Posted by on 星期五, 五月 31, 2013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我把经验留下来三期活动顺利结束了。马上自己也是找工作的节奏,看着师兄师姐的经验分享,自己着实相形见绌…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之前落下了很多东西都没看,唉,但愿能逆袭咯~ 要事第一,减枝!要给力喔!...

read more

Auguries of Innocence

Posted by on 星期三, 五月 22, 2013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Auguries of Innocence-William Blake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从一粒沙看见世界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从一朵花知道天宸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用一只手把握无限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用一刹那留住永恒...

read more

23。

Posted by on 星期二, 三月 26, 2013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之前追过知乎上一个非常热门的帖子《23 岁那年你正处在哪个状态?现在呢?》,看到了人生百态。 自己的23岁马上就过完了,想记点什么,却又感到无以为记。但又不能无以为继,是为记。     壹 23岁,不小也不大。时代变迁,天之骄子,却又似夹缝中的生存。   记得小时候,大人们对大学生、研究生的褒奖。现如今,遍大街的嘲讽与自嘲。 毕竟从供需关系上来讲,有知识的人越来越多了,相对不再那么稀缺了,更有不少被称为无用。 知识不比无知昂贵,但同样可以充实自我。无用的知识倒也可以充实一个人吧。   自打小,就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记得初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看两本杂志,一本是《读者》、另一本是《青年文摘》。说老实话,其实《青年文摘》看的更多,《读者》看的有点少。再说老实话,其实每次拿到《青年文摘》后,总是先翻到《青春风铃》那一版。故事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能让人们体验别样的生活,体会别样生活带来的喜悦与悲伤,幸福与哀愁。所以我喜欢听故事,看故事,当然也喜欢有故事的人。说道这,想到一个讲故事的人——莫言,在我23岁时拿了诺贝尔奖,只是他的书在他获奖之前真的一本也没读过。倒是看到过《丰乳肥臀》的封面,听说是个标题党。  ...

read more

世界末日

Posted by on 星期四, 十二月 20, 2012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听说明天可能是世界末日,特地今晚整理了下照片,收拾回忆。这样即使明天要离去也带笑意。 策划的人人相册,10个已经发了7个,全部归档。剩下的3个,留给余下的研究僧时光。 希望这点点滴滴,能让未来人感动。 研一 【保福寺研究僧:First Blood!】 【保福寺研究僧:Double Kill】 【保福寺研究僧:Killing Spree 】 【保福寺研究僧:Dominating】 研二 【保福寺研究僧:Rampage】 【保福寺研究僧:Unstoppable】 【保福寺研究僧:Wicked Sick】 【保福寺研究僧:M-m-m-m…Monster Kill】now! 【保福寺研究僧:Godlike】 【保福寺研究僧:Holy Shit】   “末日”愉快~ 等待新的开始!    ...

read more

高交会

Posted by on 星期三, 十一月 28, 2012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壹 十一月的深圳暖风拂人。 来深圳前对高交会的印象还都是停留在新闻中,科技成果产品化,观众人数新高,多少多少新参展单位等等。平生第一次出这么远这么长时间的差,还真是有点兴奋。   贰 决定要带十一台服务器及相关设备到深圳参展。围绕着这些设备的运输也就发生了一系列的故事。 设备运输,首先要做的便是拆卸打包,将不规则的形状整理为规则的形状,防止在运送过程中损坏。不过遗憾的是,这些机器的原始包装因为太站地方,在机房调整和实验室划分中丢失殆尽。这,成为了一切麻烦的开始。...

read more

小明换书

Posted by on 星期四, 十月 4, 2012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十一宅八天今天已经过半了。 下午收拾了下书柜,深感自己不误正业:居然存了这么多小说,导致后续的新书放不进书架! 其实大部分小说,只是茶余饭后的消遣,看过之后是不会再怎么翻了。不过,可别小看小说,有时候可比电影更适合做为故事的载体啊,因为它能够极大的调动人类的想象力。 记得本科时,经常和诚博换书看,那时候还有着一颗年轻的心,热衷于各种书刊杂志,比如青年文摘,翻开的第一件事就是看青春风铃…读研后,在实验室,虽然书不少,但是节奏的加快,越发的没有看小说的气氛了,基本上全是技术书籍。有时候在京东、当当买书,看到一本新上的经典小说,还是会激动,激动地犹豫,毕竟看完一次,可能就又要束之高阁。 一直有一种感觉,凡物都有魂,就像玩具总动员里那样,对于一本书,最好的存在方式,不是存于整齐码放的书架,而是翻在你我的指尖,流于你我的眼底,在一次次开合之间,传递信息,传播知识,讲述故事,感动生命。 好了闲话不多说了,以下是换书清单和心愿列表:换书清单里的大部分是些闲书,可以交换或借给大家,大家如果想保留,食堂请顿饭就好~ 心愿列表里部分是想看但没买的书,如果大家有闲置的话,欢迎交换! QQ:164286027   心愿清单 1Q84 白鹿原 百年孤独 盗墓笔记 穆斯林的葬礼 银河帝国系列4-7  ...

read more

Sk8er Boi

Posted by on 星期三, 九月 19, 2012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已经记不得上次滑旱冰是什么时候。离开四年,家旁的京承高速早已修好,印象中却常常浮现当年空旷无人,高速路上全速暴走的飞驰,还是有点危险诶,对于自己这种二把刀… 04年,搬到中日,告别旧时好友。看着同楼那群小P孩,要么带着小黄帽,要么就是还在襁褓中牙牙学语。唉,打发周末的最好方式就是带上耳塞,听着艾薇儿,在楼下滑一滑。寂寞,释放。路过中医药,有时也不时向围墙那边望去:轮滑社每天都在活动。各种花样,热闹非凡。曾经也遥想过,上大学后的社团生活,只是故事从未按照剧本上演。 不知道地球上的其他生物有没有记忆这种功能。估计就算有,也不会像人这样吧:看着眼前的事物总是觉得似曾相识,不知道是真实还是幻境。想想年少时的个个小爱好,无聊的时候,朝花夕拾一下吧。跟着培训也练练技巧,或许也有邂逅诶~ 周二周四每晚一小时,不见不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