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記

勇敢前行

 

 

 

 

 

 

 

 

 

 

 

 

小明换书

Posted by on 星期四, 10月 4, 2012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十一宅八天今天已经过半了。 下午收拾了下书柜,深感自己不误正业:居然存了这么多小说,导致后续的新书放不进书架! 其实大部分小说,只是茶余饭后的消遣,看过之后是不会再怎么翻了。不过,可别小看小说,有时候可比电影更适合做为故事的载体啊,因为它能够极大的调动人类的想象力。 记得本科时,经常和诚博换书看,那时候还有着一颗年轻的心,热衷于各种书刊杂志,比如青年文摘,翻开的第一件事就是看青春风铃…读研后,在实验室,虽然书不少,但是节奏的加快,越发的没有看小说的气氛了,基本上全是技术书籍。有时候在京东、当当买书,看到一本新上的经典小说,还是会激动,激动地犹豫,毕竟看完一次,可能就又要束之高阁。 一直有一种感觉,凡物都有魂,就像玩具总动员里那样,对于一本书,最好的存在方式,不是存于整齐码放的书架,而是翻在你我的指尖,流于你我的眼底,在一次次开合之间,传递信息,传播知识,讲述故事,感动生命。 好了闲话不多说了,以下是换书清单和心愿列表:换书清单里的大部分是些闲书,可以交换或借给大家,大家如果想保留,食堂请顿饭就好~ 心愿列表里部分是想看但没买的书,如果大家有闲置的话,欢迎交换! QQ:164286027   心愿清单 1Q84 白鹿原 百年孤独 盗墓笔记 穆斯林的葬礼 银河帝国系列4-7  ...

read more

Sk8er Boi

Posted by on 星期三, 9月 19, 2012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已经记不得上次滑旱冰是什么时候。离开四年,家旁的京承高速早已修好,印象中却常常浮现当年空旷无人,高速路上全速暴走的飞驰,还是有点危险诶,对于自己这种二把刀… 04年,搬到中日,告别旧时好友。看着同楼那群小P孩,要么带着小黄帽,要么就是还在襁褓中牙牙学语。唉,打发周末的最好方式就是带上耳塞,听着艾薇儿,在楼下滑一滑。寂寞,释放。路过中医药,有时也不时向围墙那边望去:轮滑社每天都在活动。各种花样,热闹非凡。曾经也遥想过,上大学后的社团生活,只是故事从未按照剧本上演。 不知道地球上的其他生物有没有记忆这种功能。估计就算有,也不会像人这样吧:看着眼前的事物总是觉得似曾相识,不知道是真实还是幻境。想想年少时的个个小爱好,无聊的时候,朝花夕拾一下吧。跟着培训也练练技巧,或许也有邂逅诶~ 周二周四每晚一小时,不见不散!...

read more

托,福。

Posted by on 星期日, 8月 26, 2012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我惭愧。从小就不算个有毅力的人,虽然不敢承认,但回首过去,发现自自己降临世界以来的23年里,居然有超过66.7%的时间与她一起度过。简而言之,从小学2年级起我便开始和英语同行了! 可是,在和英语的这近16年交情中,一直是她追着我,她对我有求必应,我对她若即若离。小学初中英语简单,还算不错;高中勉强吃老本,难料高考作文出现事故,直接导致没上成第一志愿;大学呢,她倒是真争气,四六级裸考一起低空水过。只是,她的这一番苦心没有讨好我,反而被我打入冷宫。后来后来,虽然无数的学长学姐,老师同学告诉我她的美,她的好,我却无心相恋。最终到了现在的境地。 四级,六级,再往后应该是托福了吧,一个个为我和英语准备的见证。其实,早在2010年,新东方就安排了我和英语去领这个证。只是临了我抱着青春重走一回的想法,怂了。TOEFL,一个标准化考试,用于衡量母语非英语为母语者的英语水平。因为是飞跃重洋的必经之路,国人很自慰的将其音译为托福,祈祷考试如神助,托命运的福。 身边无数的人在准备出国,我虽无此意,但是看着他们和英语比翼双飞,而英语在我身边慢慢人老珠黄,实在于心不忍。于是,我狠下决心,为了自己这么多年和她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豁出一把老骨头,奋斗一把。...

read more

Summer

Posted by on 星期四, 8月 9, 2012 in 生活點滴, 音樂 | 0 comments

今天看了《菊次郎的夏天》,貌似还是挺有名的电影。孩子找妈妈,游手好闲的聒噪大叔陪护,忍俊不禁。 童年的欢笑简单的很,一个怪脸就能逗笑。回想起小时候的暑假,最怕的是寂寞:父母上班,家中无人。总是把电视开到很大,或者在院子里滑滑轮滑,出去走走。有一阵居然因为怕沙尘暴来袭,躺在床上裹着嗜睡。后来玩了网游,总算找到点乐子。说起来也算是游戏界比较早的玩家了,最投入的还是魔力宝贝啊!烧了无数的点卡进去,做了RMB玩家。89级法师,技能全8。那些个初中的夏天、SARS!交织的着就过去了。父亲总是爱说我是在他的谆谆教导以及自己发奋戒除网瘾的情况下才考上二中的。正如很多的报道一样,官方的说法永远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我号被盗了,幸运的找了回来,却发现这个孙子居然给我转职业转成了弓箭手。法术技能全降级到2了,痛苦之心难于言表。后来虽转战传奇、Rio,魔力之后再无玩网游之心了。后来高中的夏天在补课和旅游中度过,中学生大多如此吧。值得纪念的事情往往不多,岁月总是在不经意间从我们的指缝中溜走。...

read more

阳光灿烂

Posted by on 星期六, 7月 14, 2012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北京,变得这么快:20年的工夫她已成为了一个现代化的城市,我几乎从中找不到任何记忆里的东西。事实上,这种变化已经破坏了我的记忆,使我分不清幻觉和真实。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候使人们裸露得更多,也更难以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了,使眼前一阵阵发黑…… ……  看了一部老电影,阳关灿烂的日子。最近总是这样后知后觉,朝花夕拾。 或许成长就是这样,出来混,总归要还的。就像当初… 千万别相信这个,我从来就没有这样勇敢过,壮烈过。我不断发誓要老老实实讲故事,可是说真话的愿望有多么强烈,受到的各种干扰就有多么大,我悲哀的发现根本就无法还原真实。记忆总是被我的情感改头换面,并随之捉弄我,背叛我,把我搞的头脑混乱,真伪难辨… …… 天哪,我简直不敢往下想,或许她们俩原本就是同一个人?我简直不敢再往下想,我以真诚愿望开始讲述的故事,经过巨大坚韧不拔的努力居然成了谎言。难道就此放弃吗? 不,绝不能!你忍心让我这样做? 我现在非常理解那些坚持谎言的人的处境,要做个诚实的人,简直不可能。 听,你听! 有时候一种声音,一种味道可以把人带回真实的过去。 …… 现在我的头脑如皎洁的月亮一样清醒。  ...

read more

青年公寓

Posted by on 星期一, 7月 9, 2012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青年公寓座落在中关村东路80号,和大多数的学生宿舍一样,这个地址并没有挂在太明显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闪闪发亮的学校招牌。 第一次知道有青年公寓这个地方,还是在大四来计算所实习的时候。对公寓的印象,是从食堂开始的。比本科食堂略显油腻的饭菜,配给两倍的价格,接受起来还真花了点时间。但是与所对面的“地沟油”和融科地下每天中午拥挤的人群一比,往往还是会和师兄们中午一起回去。实验室工位隔断,中午是少有的大家交流的时间。谈笑之间,也知道了许多未来的剧透,比如,研二要去科一招。 青年,公寓。四个字,两个词明显地道出了与宿舍的不同。师兄的宿舍和本科并无大区别,师姐的两人间却是大相径庭。后来才知道,青年公寓,ABCDEFGH,型号不一,就好像青年们远近高低各不同,男生女生的需求也不相同。有的寝室有空调,有的两人间,还有三人间和四人间,分到哪全凭运气。公寓嘛,热水是应该有的,但又不是外面租的房子,所以违章电器明面上还是不能使。青年人了,自然男女住在一个院子无所谓。记得本科时,有段时间,很向往男女共住的21舍:交个女朋友,牵手而归,我向左,她向右。公寓一年,差点成真,遗憾的现实却是,每次出门,我向右而她向左,不相与谋。...

read more

毕业一年鉴

Posted by on 星期日, 6月 24, 2012 in 生活點滴 | 1 comment

  毕业季,到处充斥着08级毕业的气息。 转眼也毕业一年了。 这一年回到北京,寻寻觅觅,浑浑噩噩, 不该玩的没少玩,该学的没学到多少, 也算是个GAP year吧… 要给力啊!   翻看看自己的大学, 毕业一年鉴。    ...

read more

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Posted by on 星期日, 6月 3, 2012 in 生活點滴, 音樂 | 2 comments

博合的声乐交流会结束了,算起来应该是第4次在多功能厅主持节目了吧,虽然习惯性感冒+习惯性忘词,不过还算顺利。 过着过着,研一也接近尾声了,马上就要彻底进入实验室了。 今天意外的是,以前在多功能厅办活动时,负责多媒体的老爷爷不在了。记得之前一次主持,也是感冒,他还特地帮我调了调话筒的声音,以适应感冒厚重的鼻音~ 老爷爷人很好,非常慈祥。他有一个很特别的爱好,就是收集酒瓶子。调音台和灯光控制器背后的柜子里,摆着他的战利品,茅台和五粮液自然不能少,多的当属很多我连名字都叫不上的酒。 下午,走向控制室的时候,看到空空的柜子,便觉得,可能老爷爷离开这里了。后来听管理人员说,他彻底退休了,出去云游了。是啊,以他的年龄也该歇歇啦~ 在我们的生命中,有很多人,像这位控制多媒体的老爷爷一样,因为一些事与我们形成交际。但当灯光熄灭,曲终人散,大家便少有交集。 也就像今天的声乐交流会,那些毕业的师兄师姐,下一站又在那里呢?可能今后也少有和他们同台的机会了吧。 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只是分别是宿命,相遇才是巧合。 愿老爷爷安康,师兄师姐工作顺利!...

read more

出道五年见

Posted by on 星期一, 5月 28, 2012 in 生活點滴 | 0 comments

  趁考试暂告一段落,夕发朝至,逛逛武汉,寻寻老友。   船是中学时的挚友。初中在精诚补课时就曾擦肩,只是后来高中分到同一个班里才熟识。 船好读书,文学功底极深。难能可贵的是其数学也十分出众,一度成为数学课代表。 高中三年,球场上一起踢球,课堂上讨论数学问题,课下闲聊扯淡,分享了太多欢乐的时光。 毕业后,船去了武大,从此少有音讯,迷一样的人物,传说因转专业不成把院长骂的狗血淋头而成为传奇。     琛是高一时的班长,坐在旁边的旁边。老8班的核心人物。 相信每个人学生时代总有这样的人物:总有有趣的讲不玩的故事,总是能给大家带来欢乐,而且硬盘里总有各式各样丰富的资源。 琛便是这样的好伙伴。 高考完,琛去了华科,起初是金融学,只是这个看似热门的专业并不是琛所向往的。 人要有梦想,而不是一味的向钱看。 琛转到了建筑系,立志成为一代建筑师。   琪也是当时“闲聊小组”的人物之一,虽不总是带来新鲜的故事,在别人故事之后妙语连珠常常让人捧腹不已。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高考几分只差。 再后来,琪也来了武大。   04到07年。 回想自己当初,从入学的第一天到最后一天,3年的生活委员。 数了3年的钱,还有3年的值日,真是一段光荣岁月呐!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

read more

亚军

Posted by on 星期一, 5月 21, 2012 in 生活點滴, 足球 | 2 comments

2012年5月21日 计算所第一届“卓越杯”足球赛决赛 3:3, 点球, 我们输了… 亚军。   上次踢足球比赛还是在大二。半决赛输了之后,给某某发短信。再后来… 现在回想,也唏嘘不已。 越长大,很多东西都看淡了。只是,有些东西,有一些东西,就像一粒种子,埋藏心底。稍有滋润,便会生根发芽,重新破土而出。 再见,我的足球梦。   我的足球梦 2009-05-10 15:26 (分类:默认分类) 小时候,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个梦,梦想向齐达内,罗纳尔多们一样在绿茵场上驰骋,梦想向他们一样能站在领奖台的最高点,冠军,世界之巅。 时光流逝,岁月荏苒,长大的我毕竟是个普通人,就和万千的芸芸众生们一样,没有能力去追逐那些绚丽多彩的梦,但是在我心中,仍然有个梦,梦想能够在有生之年能够在足球比赛中拿到一次冠军,哪怕只有一次,只为那些年少的梦想,只为那些童年的回忆… 一个圆圆的足球,踢来踢去,大小和重量未曾改变,而那些踢球的我们和我们踢球的地方却早已物是人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