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一年鉴

工作一年鉴


今天是8月1日,收到了行政助手一周年入职的祝贺邮件。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从毕业到工作就一年了。
估计不少司内同事会好奇8月1日这个时间。
遥想当年,受Carrie感召,合唱团十周年Party一结束就飞到深圳入职。
没毕业证,晚转正。
倒也幸运认识了一帮7月6日同期封培的小伙伴,策马奔腾。
代价是半个多月的50%工资和奖金。

一年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说长,不少的研究生同学在这一年内领证、婚礼、生子三级跳。
说短,RTX聊天时同期封培的同学仍然是助理找助理。

去年的这时候,封闭培训&SNG雏鹰计划&Mini项目都刚刚结束,欣欣向荣。
远哥详细地讲解了广告各种指标,一遍遍讨饶京东的同事开放直通车报表的权限,在娟姐指导下每日监控数据变化,感知着电商广告的脉搏。
彼时还在SNG,每周每月的团建很是疯狂,东西涌,松山湖、梧桐山、东湖、坝光,深圳的东边的自然风光真是秀丽!
每天都在认识新朋友。
圣诞晚会,与TPA摄影协会的伙伴们一起吐槽SNG的节目。
草地音乐会,被昕姐挖苦,年纪大了都看图,谁还写字呢!
广点通年会,Zack语出惊人的句句真言~

如今,已离开万利达13A,住进腾大十八,坐电梯时不用先到15楼再往下走一层,适应了好一阵。直通车的权限也被悉数收回,京东与腾讯毕竟两家公司。
在新入职的校招同事身上,也看到了自己的成长。

春夏秋冬,有多少人会走。
互联网这个行业变化很快,一年是场轮回,人来人往,身边的同事也换了不少。
去年入职组内的6个人,有5个已在他处扬帆起航。
印象最深的是3-4月份Carrie和Jacks的离职,在职场上、工作上,他们教了我很多很多。
如果你有一个要好的同事,有一天突然被他约出去,当他笑眯眯的告诉你要换另外一个地方时,千万不要惊讶。
那时候的认知里,就像马伯庸所说的:“跳槽这事太严重了,跟离婚差不多,不发生什么撕破脸的血海深仇,怎么会闹到这地步?”
可我发现部门里的同事都处之泰然,大家该干嘛还是干嘛。到了Last Day,他收拾毕东西,悄然离去。
我很伤感,其他人却谈笑风生。
后来才慢慢习惯。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职场流动,大家都有自己的人生规划。
尤其在互联网创业的浪潮下,人心涌动。
“离职而已嘛,多大点事儿,还以为你抢鸡蛋呢。”

刚刚结束了到深圳以来最长的一场病。
咽炎,没想到比在北京还严重。
咳醒,独在异乡为异客。
其实,对健康影响最大的并不是环境,而是生活习惯。

关于未来,想起上月参加琪琳婚礼时与玉清同学大威的聊天。
大威是河南人,毕业后去了青海选调。
那晚周五飞机晚点,凌晨才到达宾馆,与大威相见恨晚,聊到3点多~
基层的日子如在学校里所听说,但又不同。
那里的人们只用Office2003,时间慢慢磨灭了大威改变大家观念的动力。
但另一方面,互联网的影响力已经在距离东海几千公里的内陆传播开,方兴未艾。
大威在县份上的每一天都在参与着建设的浪潮。
这或许是最坏的时代,陈旧依然。
这也是最好的时代,一切都在连接中。

昨天北京再次申奥成功,成为第一个既举办过夏奥会又举办冬奥会的城市。
仿佛又回到了2008年在江安、在诺克斯维尔的感觉,这一切与我相关,又无关。
北京算我的故乡吧?80%。
只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我时常想,22年前,父母毕业的年代,他们在异乡的经历会不会也与这相似。
71年前呢? 巨浪,巨浪,不断地增长!

总的回想,这一年收获满满,省略若干字。
工作上,生活上。
能力上,态度上。

感谢诸位同事们、朋友们的提携和帮助,关心和关怀。
感谢远方父母的关爱与包容,理解与支持。
一年是场轮回,经历后才完善了基本认知。
未来的一年,需要更多思考,也期待更大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