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着歌声的翅膀

乘着歌声的翅膀

时光荏苒,随着毕业论文的主要工作完成,马上就要毕业了,在合唱团的日子也接近了尾声。

依稀记得三年前的9月,金秋飒爽,和小伙伴们一同赴玉泉去聆听博合的迎新音乐会。从那时起,便喜欢上了博合这个社团,一群在星空下高塔旁唱歌的人。三年来,周三、周六,风雨无阻,与大家一起分享着音乐带来的欢乐与哀愁,幸福与悲伤。三年来,从合唱团年龄最小的一批成员,慢慢变成师兄了。一批批团员毕业,走向祖国的大江南北,一批批新生入团,曲目更换,改编了一首又一首,唯一不变的是林老师谆谆的教导,慈祥的笑脸、马院长潇洒的演讲,随性的主持、陈老师严格的日程安排,美丽的微笑,还有大家一同对音乐的热爱。

岁月如歌,在歌声中,我们倾听,倾听着一个个或快乐或悲伤故事;在歌声中,我们协作,融入到彼此的和声中;在歌声中,我们分享,分享着彼此的感受,成长的经历。博合是个大家庭,大家出于对音乐的热爱走到了一起,一同享受着这与自然共通的语言带来的快乐。

依稀记得第一次演出前的紧张,小罗、凯哥、阳阳等老团员耐心地帮着新团员们纠正演唱中音准、节奏、强弱、气息的问题。在合唱团,我们学着如何演绎一首歌。真正演绎好一首歌,要做到以声带情,声情并茂,这样才能用歌声感染听众。歌由心生,也帮助我们更好的感受着身边的世界。三年来,从最初对声乐和乐理的懵懂无知,到现在拿到乐谱之后能够基本看出谱上蕴含的思想和感情,自己的提高真的非常大。不过,说来也惭愧,在合唱团,相比于其他人,我算是后进生吧,到现在还是没有掌握美声的方法,唱什么都还是KTV的味道,这也是毕业前最大的遗憾吧…

毕业答辩的三天前,随团参加了十周年巡演在我母校四川大学的演出。时隔三年,再次重返母校的舞台,感慨良多。过往的片刻,成长的瞬间,一幕幕的在脑海中飘过。多么幸运啊,有此机会,让我能追忆青春,追忆我业已逝去的学生时代。我仿佛又看到了自己本科时在舞台上青涩的样子,看到了学生活动中心中的热烈激昂,想起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答辩后,朝花夕拾。这三年在研究所的课业压力其实是蛮大的,也可能是习惯的原因,在实验室经常是996。研二因为咽炎生病,休团了半年,有时累的时候,也想过放弃。但是每每想到男高伙伴们的张张笑脸,与大家一起唱歌的快乐都令我不禁立即飞回到大家身边,一同歌唱。团里的成员们来自于科苑内不同的研究所,不同的学科,不同的背景碰撞出了更多灵感的火花。随博合的每次出行,也都让我深刻的感受到了中国之大,了解到了祖国各地的变革与发展。在这个互联网革命的时代,这些经历更是提醒着马上毕业的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计算机、互联网不是一切,还有更大的未知世界等待着我去发现。

时光的河入海流,终于我们分头走,没有哪个港口是永远的停留。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多功能厅每次排练的歌声与微笑,不会忘记希哥指下的娄山关,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渔阳鼙鼓动地来,居安思危,还有玥玥姐指间月亮代表我的心,王研在键盘上敲击而成的思念;不会忘记那巍峨的大青藏,雄伟的昆仑山,还有草原上的那达慕,热爱家乡的蒙古人,飞翔的鸿雁,天山下牧民把歌唱,大漠之夜中的苦苦寻觅和坚持,青海湖旁等你到天明的落寞与孤寂;伤感再回首,不会忘记那没有岁月可回头的牵手,还有那永远用于和声教学的菊花台,以及那些带来深深震撼的异国歌曲:迁徙的茨冈,悲怆的瓦盆碎了和伏尔加,命运多舛的日文歌们,所有合唱团都唱的哈利路亚。走遍了南北东西,故乡是北京,真心盼着下次能再次聆听新春到啊!

也许值得纪念的事情不多,至少这段回忆够深刻。脑海中一个花开的路口,给我最珍惜的朋友。

谨以此文纪念在博士合唱团的日日夜夜。
预祝博合十周年巡演圆满成功,走向二十年的辉煌!

2014年5月29日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