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所理解的生活

韩寒《我所理解的生活》

世间万千宠爱,无数种人心,得之我幸,不得我也没什么不幸。我只认可一点,就是出门再匆匆忙忙,裤子拉链还是得拉好。

是的,面对特权,我们厌恶,但想用到一点假的特权,心中又窃喜;面对吃特供的人,我们批判,但自己用到了那些特供,又会得意。很多人恨特权,因为特权没有在自己手中。我有朋友觉得如果他掌权,必然从善如流。其实未必这样。我相信没有人会不沉迷其中,除非他的特权大到无需彰显,只用来表演一些低调的姿态。

人们对强权和腐败的痛恨更多源于“为什么不是我自己或者我的亲戚得到了这一切”,而不是想该如何去限制和监督,只有倒霉到自己头上需要上访的时候,他们才会词典里捡起这些词汇来保护自己,只要政府给他们补足了钱,他们就满意了。

每一个人,纵然缺点一身,但必然有一些地方是长于他人的,那是你区别于他人的标记,也是造物者公平的地方,就看你能否找到这些标记。 

每个人的身体,都有厚的地方,他们各不相同,有些人厚的是手上的老茧,有些人厚的是背上的污垢,有些人厚的是脸上的老皮,我愿自己厚的是心脏的肌肉。打死也不能放弃,穷死也不能叹气,要让笑话你的人成为笑话。

中国人往往活着活着就活不明白了,所以他们在死前,随时有自我践踏的可能。我觉得还是等他们死了再评判比较好,至少死人不会性情大变。
      
Some of us get dipped in flat, some in satin, some in gloss… 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 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ever compare. 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世人万千种,浮云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为你热爱的人或事物洒下热血和热泪,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对方一句“你想怎样”。

缘分不是走在街上非要撞见,缘分就是睡前醒后彼此想念。

拉力赛的时候我就想明白了,除了那几个特地早起来看你比赛的至亲好友,满山遍野的人都是看热闹的,其中很多是来看翻车的。生活亦如是,冷暖几人知。

你的青春就是一场远行,一场离自己的童年、自己的少年越来越远的远行。你会发现这个世界跟你想像的一点都不一样,你甚至会觉得很孤独,你会受到很多排挤。度假和旅行,其实都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你所关注的一切,就是你所看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