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一招,回塔下

似是放逐,却成追忆。

                                     ——题记

科一招

 

科一招,全称为中国科学院(办公厅)第一招待所,坐落在中关村二桥和三桥之间的北四环西路辅路街旁。虽称为招待所,实则大部分住的是科学院系统的学生们。斑驳的玻璃门上还贴着内部学生公寓几个字,不对外开放。大门常打开,直面北四环。

早在大四做毕业设计时就听说研二男生要抽签去科一招,中签率70%。那时的人品没有今天这样爆发,而是发生了期望事件。就这样,一车行李,哗啦啦,亢吃亢吃,大半个班的男生一起住进了招待所。记得来的那天,也是雨天,一群男生赤膊搬着行李,思雅同学甚是夸奖了男生们的身材,作为班长帮助男生们搬家,也实在辛苦她了。这点小货,算是彩蛋吧。

从科一招到所里的距离其实并不比青年公寓到所里要远,但因为要穿过宽阔的四环路,给人平添了遥远感。早晨的尾气尤其害人,或许咽炎一直不好就是拜他所赐。因为临近四环,配套设施也没有公寓规整。不过,门口就有一间还不错的餐厅。刚来的时候那家餐厅还叫唐风缘,里面的泡馍相当正宗,不过现在改名叫龙缘了,只是人流一如既往的少。

 

 

科一招离北大很近,搬来前几周,在道祥的怂恿下办了北大邱德拔的健身卡。刚刚开始时,一周两练,外加鸡蛋,营养非常足,然后,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说起来,健身要想体型有变化,还真是要靠吃的。再往后,不想太健壮,逐渐保持一般性锻炼。

总的来说,读本科之后,身体真是变差了。高中期间并不常对着电脑,每天放学后踢场球,尽兴,健康。大学四年,每日与计算机为伍,勾腰驼背,视线模糊。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呐!现在最仰慕的是本科室友超军,研究生2年,他都快把四川骑遍了吧!估计现在是黝黑又壮。

其实办北大的健身卡自己是有杂念的,因为会离某人近一点,只是后来期待的事情没发生,大家还是老样子。有些人有些事,该发生的总会发生,有反应就是有反应,而注定无缘的事,就是无缘。

 

但,当与道祥商量续不续的时候,还是续了。希望是个好东西,或许,她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虽然,实验室有中体倍力的卡,还能游泳,虽然公寓旁边有浩沙。所幸,北大的价格是最便宜的。

 

 

 

 

记得刚来的时候,不习惯这里没有网,和同学抱怨。但,慢慢的,便习惯了这里的隔绝,闲暇时光,每晚一两本书的日子是极爽的。碎片的时间里,更是体会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日新月异。微信知乎,不亦乐乎!

两个寝室拼到了一起,刘越、英钟、鑫龙和我。英钟和鑫龙都是异地恋,非常辛苦。刘越的GF虽然在北航,公寓的时候常见。但估计是科一招路途遥远并且环境艰苦,来的着实少了。

有一段时间,大家都很忙,都争着晚回来,估计是因为谁最后回来,就可以把衣服堆在最上面,第二天的时候起来,可以直接穿衣去实验室。说来也是,四个人的寝室,只有一张书桌,少了点。

科一招的蚊子是异常凶猛的,电蚊拍经常会有一夜20斩的战绩。当然这也搞的鑫龙兄弟常常抱怨被刺啦刺啦的声音和蛋白质烧焦的味道弄醒。后来我就点起了蚊香,效果还真不错~尽管按照鑫龙的话说,蚊香杀敌三百自损三千,副作用严重。

四个人的寝室卧谈又有了本科的感觉,谈人生,谈未来,谈八卦。尽管八来八去,三位成功人士还是没成功的带领我脱离苦海,学业和人生,未来继续上下求索吧。啥时候咱们也真来个计算所合伙人呐,挥斥方遒!

 

 

研二了,闲暇甚少,每日实验室,中途还出了次远差,渐渐开始晚归。夜里12点30的北四环,分外妖娆!朦胧的夜色,暗黄的灯光,飞驰的大车,匆匆的路人。或许这一切的美丽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吧。夜路走的多了,减少了对黑暗的恐惧,对未知的迷茫,不知是习惯还是勇敢。期间有几次极端天气,在立交桥旁的皑皑白雪、漫天暴尘、瓢泼大雨中行走,不禁感叹人类渺小,更加敬畏自然。

时间过的很快。本以为在科一招的日子会很漫长,但下周就要离开了。算起来,在科一招最后的日子,竟大半是一个人度过的。三个室友,两个去了杭州,一个去了成都,都是出差。一个人的时光,吃着新开餐馆的学生餐,与手机,书籍为伍,开起空调,窝在被窝,也算快活。

这段时间,想了很多,或许也真如杨绛所说:“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

不过这可能还真不是年轻人应有的想法,想想就过去吧…

 

 

时间一天天过着,岁月流逝。刚刚才过了毕业季,博合九周年的Party上,老马讲了岁月与别离:正是别离见证了岁月,别离造就了岁月啊!当我们回忆起岁月时,首先想到的也就是一次次别离,一次次再见。

今天下午帮英钟和鑫龙抽他们班的寝室分配。可能是最近实在是太背,小金手爆发了,抽了两个在三人间的F809,但愿是否极泰来的征兆。不过由于只有三人间,四个人是没法住一起了,和英钟商量,让两个博士住一起,祝他们幸福~:-)

当我们回忆起岁月时,那些他们都回来了。

 

 

科一招,砖砌的招待所,流水的学生。翻看1年前写的青年公寓,感慨良多。就要搬走了,我估计我不会回来了,你也肯定不会记得,那个曾经的少年。借用强叔的话,空荡的205,正如我来的那样。

1年时光,青年公寓的巨塔依然,只是科苑变大学。那些带来的复杂情感也依然紧随着我。

踌躇的望向四环堵到门口的车们,我知道,我走的比你们快。

回塔下,青年公寓,I’m back!

遥祝毕业顺利!

 

 

青年公寓   2012.7.9 

 

       青年公寓座落在中关村东路80号,和大多数的学生宿舍一样,这个地址并没有挂在太明显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闪闪发亮的学校招牌。

       第一次知道有青年公寓这个地方,还是在大四来计算所实习的时候。对公寓的印象,是从食堂开始的。比本科食堂略显油腻的饭菜,配给两倍的价格,接受起来还真花了点时间。但是与所对面的“地沟油”和融科地下每天中午拥挤的人群一比,往往还是会和师兄们中午一起回去。实验室工位隔断,中午是少有的大家交流的时间。谈笑之间,也知道了许多未来的剧透,比如,研二要去科一招。

       青年,公寓。四个字,两个词明显地道出了与宿舍的不同。师兄的宿舍和本科并无大区别,师姐的两人间却是大相径庭。后来才知道,青年公寓,ABCDEFGH,型号不一,就好像青年们远近高低各不同,男生女生的需求也不相同。有的寝室有空调,有的两人间,还有三人间和四人间,分到哪全凭运气。公寓嘛,热水是应该有的,但又不是外面租的房子,所以违章电器明面上还是不能使。青年人了,自然男女住在一个院子无所谓。记得本科时,有段时间,很向往男女共住的21舍:交个女朋友,牵手而归,我向左,她向右。公寓一年,差点成真,遗憾的现实却是,每次出门,我向右而她向左,不相与谋。

       青年公寓的院子虽小,五脏俱全。中关村园区的生活区,还真是什么都不缺呢。篮球场、足球场自然必不可少。羽毛球,乒乓球是六号楼的标配。一个游泳馆带来清凉,健身器械倒是少有人问津。多功能厅,分享了太多研究生活动的欢乐。还有自习室!虽然总是人满为患,占座成风。傍晚漫步,从多功能厅传来的歌声,笛声,琴声,鼓声,掌声,还有那舞蹈的节奏,观众的喧闹会带着你想起本科的校园生活。只是,公寓还是有别于宿舍,园区还是有别于校园。坑爹的水泥地足球场不知让多少人受伤,拥挤的自习室不断的被管理学院征回,还发生过占座纠纷,研究生们也大多两点一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倒是院子里带孩子的大妈阿姨给这里带来了无限的生活气息,科住物业那逢人必查证的保安,更是让这里变得像个“公寓”小区了。

       成年人的世界,乐趣总要自己寻找。幽暗的楼道,通明的外窗,紧闭着的门内,各有各的悲伤。对有的人来说,这里只是张床,而对另一些人,这里却是全世界。不少京外所的学生也在这里集中教学一年,没有了实验室的压力和老板的脸色,相信这里对他们来说是别样的回忆了。十年之后再回首,他们所铭记的更多的或许会是那北京不常蓝的天,每天拥挤的交通,还有那灿黄的金秋,瑞雪的隆冬,更少不了经历这些瞬间时身边人的笑脸。对了!有时候,这里还有小动物的身影呢~毕竟,寂寞太有杀伤力。

       我时常想,多年以后当我以后再回忆起这段时光时会想起什么。院门口永远打不到车,来辆出租车也会被拒载的路况?食堂的西红柿炒鸡蛋和免费小米粥,还是游泳课略显可爱的游泳老师,断裂的指甲、水泥地上两次出局的足球赛,或者是全城热恋上单身人们急切目光?我想,我会记住多功能厅薄荷每次排练的歌声与微笑,YY姐指间月亮代表我的心的前奏,男高伙伴之间调侃;我会记住队友的背影,尽管名字已经模糊;我会记住在搬走前一周坏掉的电脑,会记住寝室窗子对面的“擎天柱”,曾和越同学说过有机会一定要上去一次,会记住门口流动的商贩,热乎的包子;我会记住相机下的点点滴滴,毕竟数码照片不会退色,正如那夜明亮的月光,多年之前照着古人,多年之后也会照着子孙。

       人们常说,时光易逝,时光荏苒,岁月无情,岁月如歌。一年,不长也不短,但足够深刻。研一的日子,如果可以,40岁的我甚至会想着用数以十计的月子来回忆吧!因为,对一个刚刚从“封闭式高中”的郊区校园走出来的懵懂少年来说,这里是新大陆,这里是世界之窗,这里是通向未来的桥梁。思考,迷茫,苦闷,孤独,这些复杂的情感,连未来的自己也难以解开。

       青年公寓,铁打的园区,流水的学生,明天就要搬走了。或许我还会回来,只是你未必会记得,那个曾经的少年,是否依然。

       而当我回来时,你又是什么模样呢?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