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交会

十一月的深圳暖风拂人。

来深圳前对高交会的印象还都是停留在新闻中,科技成果产品化,观众人数新高,多少多少新参展单位等等。平生第一次出这么远这么长时间的差,还真是有点兴奋。

 

决定要带十一台服务器及相关设备到深圳参展。围绕着这些设备的运输也就发生了一系列的故事。

设备运输,首先要做的便是拆卸打包,将不规则的形状整理为规则的形状,防止在运送过程中损坏。不过遗憾的是,这些机器的原始包装因为太站地方,在机房调整和实验室划分中丢失殆尽。这,成为了一切麻烦的开始。

网管老师告诉我们快递会负责打包好,更是麻痹了我们。事实证明,正如同世上其他的麻烦事一样,永远不要指望其他人能帮你做好。几家快递都告诉我们需要对设备进行预包装,他们只负责装箱和运送。对运送过程中发生意外的担心和对快递暴力投送的惶恐驱使着我们不断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案。十几万的机器要是坏了,谁也不会开心。因为没有经验,几个人盲目的找寻,甚至连楼底下的哥餐厅旁边的山寨收废品公司都联系了,因为那里有廉价的泡沫。还好,后来在几家公司中找到了专业的打包公司,只是有点小贵。幸运的是实验室在经费方面比较慷慨,不用担心经费问题。因为怕数据丢失和损坏,我们拆卸下了十一台服务器的34块硬盘。这部分不托运的话,手提可是个不小的重量,陈师兄后来真是辛苦,俨然就是搬运工啊。打包的还有纪念品、打印机、显示器等等等等。事实证明,这些准备都并不是多余的,基本都排上了用场。

 

13日,带着几十斤的行李,我们出发了。乘坐海航的HU7707到了深圳。北京安检时还把硬盘一块块拆开过机器,真是越来越严格了。

虽然是4点半左右从机场走的,但由于道路的拥堵,我们很晚才到宾馆安顿下来,凭身份证直接可以进驻宾馆,不过那时签到登记的人已下班。赶到场馆,已是晚上。匆匆地去唐杰老师那里取来已经寄到的包裹,匆匆地拆包装。服务器的包装打的很厚,为了节省材料用于回来时的包装,我们拆时很小心,也比较费功夫,到了10点打烊时,还有3台没有拆完。工作人员已经要断电了。我们这时才知道,这边场馆整点其实5点就要休息的,我们来之前的这几天一直在加班,每天到10点。光鲜亮丽的展台就是这样从无到有的吧!柜子、展台、电线、网线,还有液晶电视和大屏幕,琐碎平凡。

经过晚上的沟通与协调也发现了几个重大的问题:1.我们的展台没有配电视;2.我们的展台现有供电的功率不够;3.我们的服务器的网线需要另铺设;4.我们的机柜没有到!

这几个问题个个都很棘手:借电视的供应商电视全部借出;地上的线路也已铺好,再加电源和网线要把地毯掀开重新铺设;当时后面无扰验证环境的参展人员因为没带机柜,已经把这边主办方提供的唯一一个机柜借走了,我们没有的话只能和他们合用,还不知道能不能放下。并且,我们只有14日一天完成所有安装和调试,迎接15日的领导检查。

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沟通很不足,邮件里很多信息也没有传达到位。比如要求时液晶电视的数量、最终方案出来后的确认、十一台服务器带过来之前与搭建部门在供电网络方面的沟通等等。机柜后来16号才到,还是直接被送到马路上,又多花了不少钱才运回北京,这是后话了。

带着淡淡的疲惫,那天晚上真是在担心中睡过的。

幸好有高人在,同行的隋秀峰师兄工作经验丰富些。第二天,隋师兄带着我、陈师兄、李慧,四个人一一解决了以上几个问题。

电视我们自己租,实在不行,可以让当天下午过来的赵越和李鹏飞师兄多带两台;线路方面再与负责搭建的徐静波老师方面沟通,保证供电和网络;机柜方面,确认曙光的机柜无法即时到达,我们立刻联系了无扰验证环境的人,共用他们的机柜。

期间有经验也有教训,在沟通前,换位思考,能帮助解决很多问题。因为我们来的晚,设备要求高,其实已经又增加了很多工作量,并且之前没有提出要求机柜,现在又要共用机柜,自然要保证对方设备的安全和正常运转。

顺利的,徐老师那边非常理解,上午就修改了线路,并帮我们从深研院借来了4台小尺寸的显示器(虽然后来没有用上,至少有了备份)。我也马上和赵越联系,实验室这边也做好带显示器的准备。机柜方面,在确认能放下后,和无扰验证环境的人沟通,一起使用。隋师兄又联系了深圳的其他液晶电视供应商,借到了2台42寸显示屏,这样就和周围的一样大了,不至于在第一排展柜摆22寸显示器了。

一整天收拾,调机柜,接导轨,上机器,接通,联调成功!

15号,赵越和李鹏飞师兄也过来了,带来的1080P显示器真是雪中送炭呐,这样3个界面的显示设备都到位了。上午,我们把剩下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了。等待下午的检查。

领导们真是日理万机,千呼万唤始出来。这次来的是施尔畏副院长,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其余人基本都不认识。其实这个施院长其实也不认识,也是听人介绍的。领导走马观花,匆匆而过。不过,经过了两天的紧张,喜悦还是溢于言表,詹老师和徐老师晚上也顺利入住。明天,就要开幕了。

 

16日,高交会正式拉开帷幕。开幕式没看,请柬一个组才一张…

第一天观众不多,结束后,院领导宴请参展人员。本来通知是6:30开始,之后说要提前,大家提前就坐之后,凉菜快吃完了,领导到6:30才款款而来。我猜想领导可能本来就是6:30来的,只是为了制造出“欢乐祥和”的气氛,下面的工作人员才提前了“集合”时间。中间的人“欺上瞒下”,中国的事情很多都是这样造成的吧。

施院长讲了蔡希陶老师的故事来勉励大家,用意我还是领会的很不到位,甚至觉得稍有冗长,悟性不够啊。饭菜蛮不错,很可口,还有螃蟹。饭后,居然有K歌环节,各个所依次出人唱歌。从六、七十年代歌曲串烧,慢慢的过度到了八九十年代,两三代人的岁月在歌声中缓缓走过。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位老师提及了十四年前的第一届高交会。十四年前,他做为863计划的工作人员参展高交会,十四年后,已是中年人的他旧地重游感慨良多。十四年,仅仅是改革开放的到现在的近一半时间吧,深圳这个城市变化之快,令全国瞩目。多少人的青春与汗水挥洒在这里,又有多少人的梦想在这里腾飞与幻灭。十四年后,自己又会在哪里呢?这真是个问题。

周末,观众很多。我们为观众介绍了系统大致的功能和海云计算系统的构想。有一些印象特别深刻的参观者,有的企业对我们的技术感兴趣,比如有一个部署网络的运营商,他们的整个场景特别适合海云计算系统,他们有很多数据,但是后台的分析只用一台PC机在做。有的企业对我们的团队力量感兴趣,有一个香港的公司,想拉我们做外包,后来微博上直接被詹老师鄙视了…有的企业过来推销他们做的可以和我们系统结合的相关技术,比如俄罗斯科学院的几个外国人推销他们的水冷机柜。还有一些老一辈中科院出去的科学家回来看展览,也介绍了一些项目给我们。期间还遇到了计算所的宋老师,很是亲切~

其他的展馆也逛了逛,工信部、商务部、科技部、农业部、省市、海外…占了9个展馆里的6个,举国体制依然占据统治地位。后发国家应用举国体制或许可以很快的追上领跑者,但何时才能真正产生破坏性创新呢?中科院展馆里众多物联网智能(智能家居、智能医疗、智慧城市)+云计算,都和IBM智慧地球的想法极其相似。Anyway,真正应用了,生活总归会更好吧~

 

 

18、19日轮休,忙里偷闲,继续他乡找故知的习惯。会了东强、剑虹和小杜,去了香港,见了吴阿姨。后来,又陆续约了书苑和留在深圳工作的高设计师小聚。遗憾的是没有见到虎哥和刚刚到深圳的小潘师兄。生活总是在一个又一个的围城里跳来跳去。这山望着那山高,外面的人觉得里面的人轻松,却忽视了其中辛苦。幸福的生活总是相似,而不幸的各有各的苦逼。毕业一年,换老板,换部门,甚至换公司,大家变化不断。相比之下,我这读研的算是稳定轻松了。未雨绸缪,想想险恶的就业形式,常委都缩招2人,不免一身冷汗。

一直在思考未来。听了很多讲座,请教了很多师兄,聊了很多同学,看了不少公司。做人啊,不是天才超人,便要找准位置,这才是人生的真谛。而找方向在定位置之前,怎么研二居然像大三的感觉?唯有经历才能让我们成长吧。吴阿姨说,经历和体验才是人生的意义所在,Can’t agree more! 自己还是缺练啊!踏实和毅力,总是欠缺。

 

十一月的北京寒风刺骨,在香港着凉感冒,在深圳拉稀闹肚子,回北京又干燥起皮,身子骨真是不如从前了。北京硕大个城市,估计大部分人除了衰老以外和其他人真是少有交际的地方。周末紧凑,因为一条短信,居然见到了久违的几位初中同学,尤其是焦同学。8年来头一次见吧。初中时多亲近的,只是后来各奔东西。Pi说人生最凄凉的就是没有道再见之后的再也不见。庆幸哈,才8年。

李安拍的的确不错,神性、人性、兽性。矛盾的综合体,辩证统一。转念一想,一切又都是围着人自己转而已,满足精神需求的欲望罢了。看了两遍,印象深刻,奥斯卡应该丰收吧~

掐指一算,今年就快过完了,我的23岁也只剩下最后4个月了。一直在看知乎上23岁都在干嘛的那个贴子,但愿倒时能交出一份自己满意的答卷。

西风烈,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重头越,不矫情。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是为记。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